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刃逸】遑论情深


《上》

★私设如山
★ooc有





a.
风天逸离开南羽都踏上星辰阁的那天,风刃没有送他。
裴钰代表他护送着小皇帝到了星辰阁,回来的时候跪在他身边将所有的情况都汇报了一遍,最后却犹豫了一下。
风刃摩挲着手上的戒指,什么都不说。还是裴钰耐不住了性子。
他说陛下好像哭了。眼睛一直红着。
风刃摩挲戒指的手停下了,但依旧什么也不说。
他脑海里全是前一日的情景。
小皇帝面色苍白走出去的样子。
他摔下袖子大声的说风刃我恨你。
从此,再无回转。

b.
风天逸入了星辰阁的前一刻还在有些天真的想着风刃说不定会后悔。
直到进了星辰阁拜了师傅的那一刻才幽幽梦醒,身后的雨瞳木看着一直晃神的自家陛下终是有些担心的忍不住上前提醒。
旁边一直注视着小羽皇的人族储君早他一步拉起愣神的羽皇并细心的询问对方是不是水土不服。
在南羽都的时候有人会将羽皇的一切打点妥当,那人把羽皇当做了心头肉,即便羽皇在外如何高傲自大,在那人面前却真的仿佛还是小孩子一般。
永远任由他宠着。
可是也是那人把他推开了。

风天逸一边在心里唾骂自己的软弱。
却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
然而对面不知内情的白庭君差点以为这个小小的羽族皇帝身体已经不适到这个程度,他关心的声音更大了。
手也摸上了还愣征的羽皇的额头。
然后被狠狠的打了下去。
“你干什么。”
“我以为你身体不舒服。”
“谁身体不舒服了?我只是……只是……”
“不是身体不舒服就好,毕竟这样关心你的人会很难过的,苓儿经常这么说。”

“陛下,你不能总是瞒着生病”风刃无奈的看着因为隐瞒生病出去加重病情的风天逸。
“可是皇叔答应过我要带我出去看烟花的,我要是生病了,你根本就不会理我了”躲进被子里的孩子软糯的声音让人心疼,他忍不住伸手揽过那团粽子包裹一般的孩童。
“这也不是你隐瞒病情的理由”感受到怀中人明显的泄气,他又补了句,“病好了就去看,但是你要记着”
“生病折磨的不止是自己,更多的是关心你的人,他们会很伤心的。”
记忆中那人的侧脸温柔。

白庭君看见对面听罢他这段话的羽皇彻底愣了,伴随着更加痛红像兔子一般的眼睛,尽管那人还强势的现在那里,他却觉得风天逸脆弱的仿佛摇摇欲坠的陶瓷,只轻轻一碰便会粉身碎骨。
心里莫名升起了心疼感。


c.
裴钰。
风天逸叫他的时候,裴钰其实已经猜出他要问什么了。
但是他最终什么都没说,他只是看着不知不觉间褪去稚嫩气息的羽皇陛下,看着这个自家主子珍视的人,更看着这两个人明明在意却还要逃避的感情。
他看见对面的少年咬着牙红着眼。
最后他听见那人说,从今往后军政大事哪怕朕身在星辰阁也要知晓。
希望皇叔明白。
裴钰垂下身作揖,他说,臣明白了。

裴钰自认为也算是亲自看着这段感情从萌芽至今的。
他看到小皇帝从幼时起跟在自家主子身边,看到自家主子从不耐烦到同意小皇帝的跟随。
从同意到欣赏,从欣赏到宠爱,然后到无可自拔。
他不敢自称是最了解风刃的人。
但若是论资历,他也算是跟随风刃最久的人,是当之无愧的忠仆。
他不敢多加评论那两人的感情,但他能说他理解自家主子为什么会在万千风景中独独倾心于小皇帝。

先皇登基后国家不稳,乱臣贼子横生。
摄政王奉命去歼灭反贼。
尽管大举获胜,却重伤归来。
风刃带着满身的血腥气味,却不让随行的军医进一步为其包扎。
只有裴钰知道为何。
茵梦姑娘逝去了之后,王爷的样子一直不对。
他的眼睛不知看向什么地方。
他淡漠的开口,话语轻的仿佛自言自语。
“没有回去的地方,这么死了反而是好事”
只有裴钰一个人听见了。
回到府邸的时候,管家跪下正要开口却在发现摄政王身上满身的血的时候惊住了,什么都忘了说。
有刚进府的年轻侍女甚至吓得不敢上前。
风刃看的烦心,挥退了所有人径自向寝宫走去。裴钰也忙跟上前去。
管家似是想起了什么,连忙跑向裴钰。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他偷偷跑到王爷寝宫去了”
“你怎么不早说??!!”
“我,我一看到王爷那副样子根本想不起来。”
“糟了!”

裴钰赶到时,小皇帝已经被王爷揪了出来。
摄政王满身带血,脸色阴沉。
活脱脱一副恶魔样子。
裴钰怕小皇帝吓到哭泣让王爷更加烦闷,做出出格之事。
谁不想,年幼的裹在厚披风里的团子一般的孩子扑身过去抱住了摄政王。
“皇叔你终于回来了。”
“皇叔我一直等着你。”
“皇叔我好想你。”
带着奶香气味的孩子抱住摄政王的脖子就是不撒手。
丝毫没有一点惧怕血腥味的样子。
“你一直在等我?”
正要担心小皇帝会不会压到自家王爷伤口的裴侍卫正要上前,却听见自家王爷的这样一句话。
“当然了,皇叔说过下次来会给我讲故事的”
那不过是王爷随口说的脱身之词。
“你不怕我?”
“为什么要怕?”
“那……我要是没了,你会难过吗?”
“当然。”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皇叔。”
小小的孩子说的天真又正经。

裴钰分明听到心上锁被打开的声音。

d.
皇叔。
皇叔。
皇叔。
皇叔,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

风刃,我恨你。
小皇帝红了眼,恶狠狠的甩开了他的手。
他心底却一片释然。
裴钰说您这是何必呢王爷。他不说话。
裴钰说您明明在外的时候每天都在想陛下,明明为他铺好了一切,明明为了他您差点连命都丢了。他还是不说话。
他还是摩挲着那枚戒指。
那是他生辰时风天逸送他的。
那是先皇给他的,虽说那是先皇让风天逸在生辰上的进贡物品中随意挑选的一件,但是毕竟有了不同的意义。
但他不曾想过那是那个风天逸特意为他选的。
风天逸彼时的脸庞稚嫩,为他戴上戒指的样子却仿佛成人一般严肃认真。
他说这样皇叔你就不可以逃跑了。
他说我想和皇叔一直一直在一起。
风刃没忍住将小皇帝紧紧圈外自己怀里。
如果时光能停滞就留在那时又有何不可,何必留下现在这个理智到残忍的自己。

可是话是自己亲口说的,人是自己亲自推开的。那么这幕戏就算开了头,哪怕是鲜血淋漓,只要没谢幕就要演完。
羽族的皇不能留有任何污点。
唯有这件事,绝对没有商量。

e.
风天逸一本书都没有读进去。
脑海里全是风刃最后留给他的话。
他自认足够坚强,可偏偏遇上那个人就什么自制力都没有了。
咬着牙在寝宫抑制了一晚上没有哭,却还是在第二天没有看见那人的身影的时候感到委屈。
那些话哪怕过了这么久想起来也觉得难过的呼吸不畅。

“哪怕谁都可以爬上我风刃的床,也不可能是陛下你”
“有些事情,还望陛下不要当真”
他用最轻薄的话语把他的心贬损的一文不值。
“或者陛下若是愿意,臣也不介意陪您玩玩”
风刃的唇吻上来的时候,风天逸本能的张开了嘴,对方的唇舌攻城掠地,搅乱他所有的呼吸,还未发育完全的少年身体被成年人的身体完全覆盖住,更方便了那人的进攻。
更不想承认的是,他忍不住沉溺。
“呜,不,嗯”
猫咪一般挠人心口的声音在喘息中断断续续传出,磨人的很。
风天逸本能感到身上的人僵硬了一瞬间,然后呼吸更沉重了些许。
他没来由有点怕。
“皇,皇叔?”
“……”
所有动作都停止了。他听到那人低低的笑声。
“陛下可觉得满意?”
冰冷刺骨。

“如果陛下愿意,这样也是可以的。”
“……”
“陛下?”
“……我恨你”小皇帝抬起头,好看的蓝眼睛里通红却不落下一滴泪,让人心疼。
“风刃,我恨你”

这次他连皇叔也没有叫。

(大概是tbc)

评论(10)
热度(89)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