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卡】和平相处

+帕卡
+末尾雷安(?)注意
+针锋相对的骗徒和军师还挺萌的(?)
+邪教慎入

帕洛斯回到临时驻扎地的时候正好看到卡米尔在吃蛋糕。
小小的少年像是终于褪去了所有不符合自己年龄的过度成熟睿智的伪装,露出了单纯的一面。
帽子摘下来露出了柔软的黑色发丝眼睛里是孩童看到喜爱事物时散发出的星星点点的光。
这个样子比平时可爱多了。帕洛斯想起平日里小军师一板一眼地告诫着佩利的样子,冷静地分析着局势的样子,莫名好笑。
他就真的笑出了声。
果不其然,房中的少年立刻站起身来,语气冰冷,“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帕洛斯看见对方蓝色的眼瞳里满是戒备和怀疑。他甩甩手一脸无辜的样子,“那只蠢狗太心急了,肆无忌惮地破坏了一切,所以任...

【雷安】总而言之银爵真的很严厉

×雷安
×ooc到飞起
×私设漫天

↓↓接下来你可能来到的是凹凸有嘻哈↓↓

↓↓↓答应我确定你能接受再下拉↓↓↓

我觉得不行。格瑞拔出烈斩直指桌对面嚣张狂傲的大赛第四。
我觉得ojbk。雷狮手抗雷神之锤丝毫并向大赛第二笑的挑衅。
我觉得不行。安迷修权衡完利弊看着雷狮一脸你他妈又跟老子唱反调的恶人脸突然心里一爽。
我觉得ok。嘉德罗斯根本没顾及战局非要说的话他只是想反驳格瑞。
我……银爵正想发表自己的见解并分析这个话题的利与弊。
丹尼尔开口,笑容得体普度众生,个人意见到此为止。
我们直接投票吧。

投尼玛币。
银爵第一次想骂人。

这是一场秘密的会议。
这是一间秘密的屋子。...

【雷安】怎么才能谈一场正常的恋爱

+安哥单性转
+飞出天际的ooc
+美特斯邦威偶像剧画风(是我石乐志

雷狮最开始注意到安迷修是因为她那两把剑。
这年头大赛里用双剑的不多见,而拿两把明显优秀的原力武器就更引人注目了。
看来会是个对手。
然后他的目光才从武器移到人身上。
哟,还是个女的。
只不过。
穿着系到第一个衬衫扣子的白衬衫,黑色领结打的板整,黑色的过膝裙,呆毛乱飘,只绑了一个简单的马尾。
他的目光来回扫视了一眼。
土。真是太土了。
原始未开化的土著居民都比她穿的开放好看。
再意识到对方是在耐心的给一个求助于她的新手讲解那些所谓的常识的时候他简直要笑吐了。
这是过家家吗?
真是有趣。
他转过头的那一刻忍不住笑。

他们的第二次见面实在不算愉快。
那大概是...

【凯瑞】 各取所需

☞GB
☞ABO
☞凯a瑞o
☞吃我一发邪教

⇔⇔⇔⇔⇔⇔⇔
最初只是偶然的兴趣。
凯莉正在观察有趣的后位者和研究积分的时候,有几头相当没有眼色的高等妖兽盯上了这个瘦弱娇小身边又空无一人的女孩子。
在那帮野兽看来这个咬着棒棒糖连头都没有回的女孩子不过是个弱者,是可以让它们为所欲为的弱者。
野兽的脚印愈加接近,凯莉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事情中,只不过她的棒棒糖被咬碎了一块。
阴影覆盖了这个女孩子,凯莉微微一笑,收起面板佩戴好老骨头,看起来仍旧不慌不忙。正在她思考料理这些积分会不会暴露实力太过靠前的时候,她敏锐地感应到不远处有强者的气息愈来愈靠近。
野兽们也感觉到了。它们慌张的聚集起来正要防范,一把长刀从它们身后狠狠划...

【雷瑞】常规性abo

单纯的AO
几个片段试写

a.

没有比这再糟糕的事情了。
格瑞抬眼望着来人,咬着牙想,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起来。
真是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了呢。
那人笑的自大而张扬,平白带出几分邪恶的意味。
格瑞,好久不见了呢。

格瑞抬起头,咬牙切齿地说,雷狮。
久到我都忘了,宇宙海盗团团长慢慢向他走过来,不顾他微弱细小的反抗,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说,你是个omega呢。
要不是佩利的鼻子特别灵敏再加上卡米尔天生的信息素感应,我还真没想过,大赛第二会是个omega。
雷狮颇有些满意的看见对方漂亮的紫色瞳孔不可置信的瞪大。
你隐瞒的真的很好。
他不顾对方强撑着后退的意愿又重新使力将对方搂紧。空余的手也放肆的顺着敏感的腰部慢慢向...

【嘉瑞】只不过是睡了一觉醒来却发现世界都不好了

ooc
单性转
嘉瑞♀
渣文笔
文风跳跃

嘉德罗斯睁开眼,果然还是太无趣了。
哪里都很无趣。
果然还是跟格瑞战斗比较有趣。
他伸伸懒腰。
不满的看着天上睁眼前还是雷德发型的如今已经转变为祖玛面具形状的云朵。
他从壁上跳下去,那边雷德依旧在祖玛身边吸引着对方注意力。
一如既往。
老大老大,你要去哪啊。
我去找格瑞。
他转了一下棍棒,毫不犹豫向前迈步。
又找格瑞啊。老大,虽然我也知道你肯定不是那个意思,但是吧……
嘉德罗斯转头,正对上雷德无奈的看着祖玛比划禁声的手势,然后对方瞬间委屈的好像无家可归的猫咪一样的表情。
后来,嘉德罗斯想,有些时候有些话,真的得听完。
当然如果能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

格瑞。
银发的身影在不远处的凹凸大...

【昊欢‖狄白】三途河畔

昊欢‖狄白

秦欢漫无目的地前进着,他已经走了很久,但在这一望无际天色昏暗不分昼夜的地界中又仿佛不过弹指一挥的时间。
他不知道自己会走到那里,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到哪里。
他自有意识开始一直徘徊在这里。

直到他看到了一条河。
深不见底,浑浊不清。
却带着奇异的吸引力引人沉沦。
他注视着那条河,浑浊的河里竟渐渐倒映出人影,那是一个与他全然相似,又浑然不同的人。
身着白衣服的笑容明朗的自己。
那不是他。
秦欢几乎是毫不犹豫就做出判定。
他不会笑的这么明快,只是看一眼,就令人如沐春风。
毕竟那个人曾经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大抵就是,韩师弟,你应该多笑笑。
秦欢看着对方不说话。
那个人还是一向爽朗的样子,看着他的眼睛真挚坦诚,你笑起...

【茨狗】寮事夜谈


×又名妖狐讲故事
×茨狗,狐琴【重点!!】
×全篇话语形式如果感到ooc请指出会认真修改【土下座】

今天的故事由小生来讲。

故事的开头呢是小生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小生觉得小生的寮,嗯,有点基。
各位漂亮的姐姐妹妹们,你们先别急着吐槽小生,也先别急着离开,小生真的没有一点想要哗众取宠,胡编乱造的意味。
虽然总有人说小生哄骗女孩子,然后行不轨之事。可是那都不是真的。小生的确喜欢漂亮的女孩子,喜欢她们笑起来的样子,喜欢她们温热的血液,更喜欢她们安静的躺在那里听小生低语的模样。
不不不,你们别这么看小生。
小生不是变态。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小生有什么错。
虽然小生每次这么解...

【黑化太子×羽族皇帝】【君逸】


我差点就忘了呢。
风天逸,我喜欢的就是这样不服输的你啊。
毕竟这样的你,折磨起来才有意思。
他摸着嘴角的血,笑得邪气。


白庭君。
被腾空抱起来的一瞬间终于有些慌张起来的羽皇叫着人族皇帝的名字,人族皇帝充耳不闻只是自顾自向着寝宫中唯一的床铺走去。
你这家伙。
手受制的羽族皇帝靠着仅有的嘴狠狠的咬上了白庭君的侧颈,颈部有着命脉的掌握,自古被掌握住颈部就相当于被掌握住了脉门令人动弹不得,白庭君也一样他反射性松开了手,没有了支撑点的羽皇松开了嘴落在了地面上,虽然臀和背火辣辣的疼痛,不过比起不能掌控的恐惧。他还是选择受皮肉之苦。
白庭君捂着脖子上没有留情的带着血迹的牙印,表情却平淡的令人害怕。
“这看来就是你最后...

【君逸】我们结婚了

最后一发完结
感谢评论点赞小蓝手的gn们蟹蟹么么ヽ(*´з`*)ノ
其他篇的更新大概也会有的
说实话迷之没有灵感了【跪】

总之能一起爱羽皇真的太棒了!!

小皇帝带着“雪大人你真是恶心,这么大了还不能好好喝水”的表情厌恶的倒退几步。
雪凛第一次不管小皇帝对他的嘲讽,他看着那边风刃一脸原来是雪大人你的主意的表情只觉发寒。
摄政王最讨厌不按他的思路冒然出牌做事的合作者,这件事已经是人尽皆知。
雪凛忍不住倒退一步。
他满脸冤枉。这事根本和他无关啊。他妹妹一会喜欢风天逸一会又支持风天逸喜欢别人的事他怎么控制,女人心海底针。
若是平常他可能还有闲心嘲讽两三句毕竟难得抓到小皇帝把柄,但今天他只想安全离开这里...

1 / 7

© 所以二营长我的意大利炮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