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感觉我的名字透着浓浓的中二

最近偏爱冷cp.
旧坑不会填了.
慎fo.

【昊欢‖狄白】三途河畔

昊欢‖狄白

秦欢漫无目的地前进着,他已经走了很久,但在这一望无际天色昏暗不分昼夜的地界中又仿佛不过弹指一挥的时间。
他不知道自己会走到那里,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到哪里。
他自有意识开始一直徘徊在这里。

直到他看到了一条河。
深不见底,浑浊不清。
却带着奇异的吸引力引人沉沦。
他注视着那条河,浑浊的河里竟渐渐倒映出人影,那是一个与他全然相似,又浑然不同的人。
身着白衣服的笑容明朗的自己。
那不是他。
秦欢几乎是毫不犹豫就做出判定。
他不会笑的这么明快,只是看一眼,就令人如沐春风。
毕竟那个人曾经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大抵就是,韩师弟,你应该多笑笑。
秦欢看着对方不说话。
那个人还是一向爽朗的样子,看着他的眼睛真挚坦诚,你笑起...

【茨狗】寮事夜谈


×又名妖狐讲故事
×茨狗,狐琴【重点!!】
×全篇话语形式如果感到ooc请指出会认真修改【土下座】

今天的故事由小生来讲。

故事的开头呢是小生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小生觉得小生的寮,嗯,有点基。
各位漂亮的姐姐妹妹们,你们先别急着吐槽小生,也先别急着离开,小生真的没有一点想要哗众取宠,胡编乱造的意味。
虽然总有人说小生哄骗女孩子,然后行不轨之事。可是那都不是真的。小生的确喜欢漂亮的女孩子,喜欢她们笑起来的样子,喜欢她们温热的血液,更喜欢她们安静的躺在那里听小生低语的模样。
不不不,你们别这么看小生。
小生不是变态。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小生有什么错。
虽然小生每次这么解...

【黑化太子×羽族皇帝】【君逸】


我差点就忘了呢。
风天逸,我喜欢的就是这样不服输的你啊。
毕竟这样的你,折磨起来才有意思。
他摸着嘴角的血,笑得邪气。


白庭君。
被腾空抱起来的一瞬间终于有些慌张起来的羽皇叫着人族皇帝的名字,人族皇帝充耳不闻只是自顾自向着寝宫中唯一的床铺走去。
你这家伙。
手受制的羽族皇帝靠着仅有的嘴狠狠的咬上了白庭君的侧颈,颈部有着命脉的掌握,自古被掌握住颈部就相当于被掌握住了脉门令人动弹不得,白庭君也一样他反射性松开了手,没有了支撑点的羽皇松开了嘴落在了地面上,虽然臀和背火辣辣的疼痛,不过比起不能掌控的恐惧。他还是选择受皮肉之苦。
白庭君捂着脖子上没有留情的带着血迹的牙印,表情却平淡的令人害怕。
“这看来就是你最后...

【君逸】我们结婚了

最后一发完结
感谢评论点赞小蓝手的gn们蟹蟹么么ヽ(*´з`*)ノ
其他篇的更新大概也会有的
说实话迷之没有灵感了【跪】

总之能一起爱羽皇真的太棒了!!

小皇帝带着“雪大人你真是恶心,这么大了还不能好好喝水”的表情厌恶的倒退几步。
雪凛第一次不管小皇帝对他的嘲讽,他看着那边风刃一脸原来是雪大人你的主意的表情只觉发寒。
摄政王最讨厌不按他的思路冒然出牌做事的合作者,这件事已经是人尽皆知。
雪凛忍不住倒退一步。
他满脸冤枉。这事根本和他无关啊。他妹妹一会喜欢风天逸一会又支持风天逸喜欢别人的事他怎么控制,女人心海底针。
若是平常他可能还有闲心嘲讽两三句毕竟难得抓到小皇帝把柄,但今天他只想安全离开这里...

【黑化太子×羽族皇帝】【君逸】

君逸

私设如山
ooc属于我
黑化太子


白庭君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想什么。
自从坐上了皇位后,他就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不过其实也无所谓,身居高位的人没几个活的像自己。
人族大胜的捷报传来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惊讶。
他经受水月刑,亲手斩最亲密的下属,变成今天这个万人惧怕的新皇,他付出了这么多,亲手把过去的自己斩杀,终于可以换来实现那个目标了。
白庭君笑了,带着三分邪气七分不羁,若是曾经,是不会有人相信那个温润善良的太子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而如今。他却活成了曾经最厌恶的模样。
风天逸,这可都是为了你啊。
他想着,低低的捂着脸笑了。

人羽两族的领袖坐在会谈两边。
人族的皇帝手指轻轻扣着木桌,他的目光灼热,全部...

【君逸】我们恋爱了


我觉得我好像已经完全放飞自我了( ー̀εー́ )
如果你看出了羽族德国骨科那一定是我的错 【唉嘿】

白雪觉得自己没晕过去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熊棠刚要扶过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却被女皇一个你也是共犯的眼神给钉在了原地,她现在已经不知道是机枢甩了她找了林睿竹而对方还得瑟的表示这只是搭伙过日子更为闹心还是机枢留给她一个半死不活的天空之城害的自己还得找星流花神更为闹心了。
因为反正没有现在这件事更闹挺。
你不如告诉母后你喜欢方夜宴母后至少还能给你弄过来不让所有人知道。
方夜宴打了个喷嚏正在疑惑之中被女皇还不如是你的目光吓得不敢抬头。
庭君啊,你真不愧是母皇的好儿子,你还真会选人,和朕一样眼高于顶...

【君逸】 我们恋爱了


♥逗逼的画风肾入
♥我要见到羽皇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沉迷羽皇,日渐消瘦!!
♥睡不到羽皇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白雪作为人族的女皇,不论是当年被带刘海的机枢甩的时候还是后来被没刘海脸都换了的机枢甩的时候都没有现在心情这么复杂。
她最自豪满意的唯一的儿子白庭君站在她面前,说的话却犹如晴天霹雳。
她看了看后面扶额无奈眼神从大殿左边的廊柱又飘忽到大殿右边廊柱就是不看自己的彼岸花,第一次深切感受到了什么叫这就是你不的不承认的事实。
好啊好啊,朕可算是明白你那些话的意思了。

这事还得从几天前说起。
一直兢兢业业汇报太子殿下在星辰阁状况的彼岸花突然某一天断了通讯,白雪只觉疑惑但是第二天彼岸花的通讯便又开始...

【刃逸】遑论情深


★这周又要虐我羽皇了【咬手绢】
★我羽皇这么好看哭起来也好看【想让他哭【不你】】
★希望之后和飞霜妹子的剧情里我羽皇不会被骂渣【跪】不过飞霜妹子太虐了【小鞠嘤嘤嘤】
★不管怎样ooc都属于我


f.
风天逸写了很多封信。
却又全部叫人都烧掉了。
向从灵勉强辨认信的开头上反复抹掉的皇叔二字。
他其实有点明白又有点不太明白。

他从小便是以伴读的身份被送进宫中。虽然最开始恐惧担忧,但所幸主子是个表面看上去高傲自负但实际上温柔贴心的人。
就是典型的嘴硬心软。
主上身边的人他也都见过。不论是世家重臣的子弟,还是身边服侍太子殿下的宫女侍卫。
当然还有一个不得不提的人。
是摄政王风刃。
那个人对主上的感情,向从灵说不出来,...

【刃逸】遑论情深


《上》

★私设如山
★ooc有

a.
风天逸离开南羽都踏上星辰阁的那天,风刃没有送他。
裴钰代表他护送着小皇帝到了星辰阁,回来的时候跪在他身边将所有的情况都汇报了一遍,最后却犹豫了一下。
风刃摩挲着手上的戒指,什么都不说。还是裴钰耐不住了性子。
他说陛下好像哭了。眼睛一直红着。
风刃摩挲戒指的手停下了,但依旧什么也不说。
他脑海里全是前一日的情景。
小皇帝面色苍白走出去的样子。
他摔下袖子大声的说风刃我恨你。
从此,再无回转。

b.
风天逸入了星辰阁的前一刻还在有些天真的想着风刃说不定会后悔。
直到进了星辰阁拜了师傅的那一刻才幽幽梦醒,身后的雨瞳木看着一直晃神的自家陛下终是有些担心的忍不住上前提醒。
旁边一直注视...

【白风】【君逸】还是车

http://www.jianshu.com/p/e30347beaf73

我真的觉得我还是不适合发车
自己的肉看完尴尬癌都犯了【喂】
不过能萌上九州天空城真的太好了毕竟勾搭上了好多太太【喵ฅ^•ﻌ•^ฅ】
依旧向各位点赞推荐评论的gn们表白!!!

在车里头穿插感情戏太难了【跪】
所以才杂乱无章吧【躺】
话说竹马好多梗真的很带感💪💪💪
叔侄其实也挺棒【躺】
总之能喜欢就好(//∇//)

评论里也会留地址的!!

1 / 7

© 我感觉我的名字透着浓浓的中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