侒♝

矮攻

【凯瑞】 各取所需

☞GB
☞ABO
☞凯a瑞o
☞吃我一发邪教

⇔⇔⇔⇔⇔⇔⇔
最初只是偶然的兴趣。
凯莉正在观察有趣的后位者和研究积分的时候,有几头相当没有眼色的高等妖兽盯上了这个瘦弱娇小身边又空无一人的女孩子。
在那帮野兽看来这个咬着棒棒糖连头都没有回的女孩子不过是个弱者,是可以让它们为所欲为的弱者。
野兽的脚印愈加接近,凯莉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事情中,只不过她的棒棒糖被咬碎了一块。
阴影覆盖了这个女孩子,凯莉微微一笑,收起面板佩戴好老骨头,看起来仍旧不慌不忙。正在她思考料理这些积分会不会暴露实力太过靠前的时候,她敏锐地感应到不远处有强者的气息愈来愈靠近。
野兽们也感觉到了。它们慌张的聚集起来正要防范,一把长刀从它们身后狠狠划...

【雷瑞】常规性abo

单纯的AO
几个片段试写

a.

没有比这再糟糕的事情了。
格瑞抬眼望着来人,咬着牙想,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颤抖起来。
真是发现了不得了的东西了呢。
那人笑的自大而张扬,平白带出几分邪恶的意味。
格瑞,好久不见了呢。

格瑞抬起头,咬牙切齿地说,雷狮。
久到我都忘了,宇宙海盗团团长慢慢向他走过来,不顾他微弱细小的反抗,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说,你是个omega呢。
要不是佩利的鼻子特别灵敏再加上卡米尔天生的信息素感应,我还真没想过,大赛第二会是个omega。
雷狮颇有些满意的看见对方漂亮的紫色瞳孔不可置信的瞪大。
你隐瞒的真的很好。
他不顾对方强撑着后退的意愿又重新使力将对方搂紧。空余的手也放肆的顺着敏感的腰部慢慢向...

【嘉瑞】只不过是睡了一觉醒来却发现世界都不好了

ooc
单性转
嘉瑞♀
渣文笔
文风跳跃

嘉德罗斯睁开眼,果然还是太无趣了。
哪里都很无趣。
果然还是跟格瑞战斗比较有趣。
他伸伸懒腰。
不满的看着天上睁眼前还是雷德发型的如今已经转变为祖玛面具形状的云朵。
他从壁上跳下去,那边雷德依旧在祖玛身边吸引着对方注意力。
一如既往。
老大老大,你要去哪啊。
我去找格瑞。
他转了一下棍棒,毫不犹豫向前迈步。
又找格瑞啊。老大,虽然我也知道你肯定不是那个意思,但是吧……
嘉德罗斯转头,正对上雷德无奈的看着祖玛比划禁声的手势,然后对方瞬间委屈的好像无家可归的猫咪一样的表情。
后来,嘉德罗斯想,有些时候有些话,真的得听完。
当然如果能再给他一次机会的话。

格瑞。
银发的身影在不远处的凹凸大...

【昊欢‖狄白】三途河畔

昊欢‖狄白

秦欢漫无目的地前进着,他已经走了很久,但在这一望无际天色昏暗不分昼夜的地界中又仿佛不过弹指一挥的时间。
他不知道自己会走到那里,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到哪里。
他自有意识开始一直徘徊在这里。

直到他看到了一条河。
深不见底,浑浊不清。
却带着奇异的吸引力引人沉沦。
他注视着那条河,浑浊的河里竟渐渐倒映出人影,那是一个与他全然相似,又浑然不同的人。
身着白衣服的笑容明朗的自己。
那不是他。
秦欢几乎是毫不犹豫就做出判定。
他不会笑的这么明快,只是看一眼,就令人如沐春风。
毕竟那个人曾经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大抵就是,韩师弟,你应该多笑笑。
秦欢看着对方不说话。
那个人还是一向爽朗的样子,看着他的眼睛真挚坦诚,你笑起...

【茨狗】寮事夜谈


×又名妖狐讲故事
×茨狗,狐琴【重点!!】
×全篇话语形式如果感到ooc请指出会认真修改【土下座】

今天的故事由小生来讲。

故事的开头呢是小生有一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小生觉得小生的寮,嗯,有点基。
各位漂亮的姐姐妹妹们,你们先别急着吐槽小生,也先别急着离开,小生真的没有一点想要哗众取宠,胡编乱造的意味。
虽然总有人说小生哄骗女孩子,然后行不轨之事。可是那都不是真的。小生的确喜欢漂亮的女孩子,喜欢她们笑起来的样子,喜欢她们温热的血液,更喜欢她们安静的躺在那里听小生低语的模样。
不不不,你们别这么看小生。
小生不是变态。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小生有什么错。
虽然小生每次这么解...

【黑化太子×羽族皇帝】【君逸】


我差点就忘了呢。
风天逸,我喜欢的就是这样不服输的你啊。
毕竟这样的你,折磨起来才有意思。
他摸着嘴角的血,笑得邪气。


白庭君。
被腾空抱起来的一瞬间终于有些慌张起来的羽皇叫着人族皇帝的名字,人族皇帝充耳不闻只是自顾自向着寝宫中唯一的床铺走去。
你这家伙。
手受制的羽族皇帝靠着仅有的嘴狠狠的咬上了白庭君的侧颈,颈部有着命脉的掌握,自古被掌握住颈部就相当于被掌握住了脉门令人动弹不得,白庭君也一样他反射性松开了手,没有了支撑点的羽皇松开了嘴落在了地面上,虽然臀和背火辣辣的疼痛,不过比起不能掌控的恐惧。他还是选择受皮肉之苦。
白庭君捂着脖子上没有留情的带着血迹的牙印,表情却平淡的令人害怕。
“这看来就是你最后...

【君逸】我们结婚了

最后一发完结
感谢评论点赞小蓝手的gn们蟹蟹么么ヽ(*´з`*)ノ
其他篇的更新大概也会有的
说实话迷之没有灵感了【跪】

总之能一起爱羽皇真的太棒了!!

小皇帝带着“雪大人你真是恶心,这么大了还不能好好喝水”的表情厌恶的倒退几步。
雪凛第一次不管小皇帝对他的嘲讽,他看着那边风刃一脸原来是雪大人你的主意的表情只觉发寒。
摄政王最讨厌不按他的思路冒然出牌做事的合作者,这件事已经是人尽皆知。
雪凛忍不住倒退一步。
他满脸冤枉。这事根本和他无关啊。他妹妹一会喜欢风天逸一会又支持风天逸喜欢别人的事他怎么控制,女人心海底针。
若是平常他可能还有闲心嘲讽两三句毕竟难得抓到小皇帝把柄,但今天他只想安全离开这里...

【黑化太子×羽族皇帝】【君逸】

君逸

私设如山
ooc属于我
黑化太子


白庭君也不知道自己是在想什么。
自从坐上了皇位后,他就开始变得越来越不像自己,不过其实也无所谓,身居高位的人没几个活的像自己。
人族大胜的捷报传来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惊讶。
他经受水月刑,亲手斩最亲密的下属,变成今天这个万人惧怕的新皇,他付出了这么多,亲手把过去的自己斩杀,终于可以换来实现那个目标了。
白庭君笑了,带着三分邪气七分不羁,若是曾经,是不会有人相信那个温润善良的太子会变成现在这样的。
而如今。他却活成了曾经最厌恶的模样。
风天逸,这可都是为了你啊。
他想着,低低的捂着脸笑了。

人羽两族的领袖坐在会谈两边。
人族的皇帝手指轻轻扣着木桌,他的目光灼热,全部

【君逸】我们恋爱了


我觉得我好像已经完全放飞自我了( ー̀εー́ )
如果你看出了羽族德国骨科那一定是我的错 【唉嘿】

白雪觉得自己没晕过去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熊棠刚要扶过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却被女皇一个你也是共犯的眼神给钉在了原地,她现在已经不知道是机枢甩了她找了林睿竹而对方还得瑟的表示这只是搭伙过日子更为闹心还是机枢留给她一个半死不活的天空之城害的自己还得找星流花神更为闹心了。
因为反正没有现在这件事更闹挺。
你不如告诉母后你喜欢方夜宴母后至少还能给你弄过来不让所有人知道。
方夜宴打了个喷嚏正在疑惑之中被女皇还不如是你的目光吓得不敢抬头。
庭君啊,你真不愧是母皇的好儿子,你还真会选人,和朕一样眼高于顶...

【君逸】 我们恋爱了


♥逗逼的画风肾入
♥我要见到羽皇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沉迷羽皇,日渐消瘦!!
♥睡不到羽皇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白雪作为人族的女皇,不论是当年被带刘海的机枢甩的时候还是后来被没刘海脸都换了的机枢甩的时候都没有现在心情这么复杂。
她最自豪满意的唯一的儿子白庭君站在她面前,说的话却犹如晴天霹雳。
她看了看后面扶额无奈眼神从大殿左边的廊柱又飘忽到大殿右边廊柱就是不看自己的彼岸花,第一次深切感受到了什么叫这就是你不的不承认的事实。
好啊好啊,朕可算是明白你那些话的意思了。

这事还得从几天前说起。
一直兢兢业业汇报太子殿下在星辰阁状况的彼岸花突然某一天断了通讯,白雪只觉疑惑但是第二天彼岸花的通讯便又开始...

1 / 8

© 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