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521庆】【马鹿カラ】 我的神父大人

★宗教梗
★虽然很喜欢官方宗教,但更偏爱最初的同人设定
★马鹿カラ日庆生
★基本是おそ视角,十四出场比较少【跪】
★可能有黑化おそ和黑化十四【注意避雷】


神父大人。
我的神父大人。
你还要躲到哪里去呢?

近日来祷告的人越来越多了。
“神父大人,这场病灾真的不是我们哪里做错惹恼了神明吗?”来祷告的老人抱着自己病重的孩子惶恐的问道。
神父看着靠在他怀里处于病痛之中的女孩子犹豫了一下,但是还是温柔的笑了出来。
“没关系的,您要相信,神与我们同在”
“这场灾祸不过是一时的,终究会没事的”
“那就好,那就好”
神父看着外面不知哪里,表情阴沉。

“亏他说的出口呢~会没事的,怎么可能会没事呢?totti~”小松靠在树上,懒懒的咬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苹果,一脸戏谑。
“真是恶趣味,你是没有被女神打够啊,小松哥哥?”椴松看着他脸上左边那浅浅的痕迹,嘲笑意味十足。
“呜哇,小轻松打的可重了,真的是照脸打不留一丝余地,哥哥都被那些低级恶魔偷偷笑了好久呢嘤嘤嘤”小松一脸“我好委屈你快来安慰我啊”的无辜表情。
“谁让你……”
“谁让我动了他重要的东西?”
“唉?”
“那又怎么样?”小松的脸上再也找不到刚才的天真无辜的样子,他勾起嘴角,带着睥睨一切的狂傲,仿佛这一瞬间才是真正的他,真正的地狱使者。
“想要的夺过来就好了。管他一开始是谁的东西,如果这都做不到,一开始我还不如当那些天天看着就被条条框框约束的神明大人了呢~”
果然小松哥哥认真起来要比那些神明可怕多了。

小松是在和轻松打架的时候遇到空松的,轻松慌乱的像是被发现秘宝的样子着实太好笑了,他就忍不住多在意起了那个笨笨的天天都会在池边许下愿望的神父。
实在是笨的可以。
所以身边也就存在着许多他发现不了的真实身份的不得了的人。
“呜哇哥哥真是没想到呢,小轻,你不愿意让我发现的这个人物实在是个宝贝啊~各种意味上的哟~怪不得你还挺放心的,哥哥居然进不去那座教堂呢,那里的神力应该不是被禁锢着的你拥有的啊~真是让人越来越好奇了呢~★”被湖水禁锢住的女神当时只是狠狠的瞪着他。
说实话,势均力敌的对手被他所信任的同伴以莫须有的罪名囚禁在此这件事,实在让人好笑。
但又能怎么样呢。小轻松。
我一直觉得天界那些所谓的神明恶心的要命,但你们这么相信他们所以现在沦落至此,连喜欢的东西都不能去争取。
当真是,可,悲,至,极。
他勾起一个讽刺的笑容离开了。
也就没能注意到湖水女神对着他的背影展现了一个说不清是讽刺还是无奈亦或是别的什么情感的笑容。

小松之所以那么说空松,不仅仅是因为轻松那个对手很明显的在意对方,也不止是他进不去那座教堂,那个神父周围还有着更为强大的气息,虽然他并没有感觉出来那究竟是什么。
不过唯一能感觉到的,是那里混杂着多方的战斗气息。
但是,更大的发现是眼前这个人。
哦也许不应该称其为人。
名为一松的男子据说是附近的旅人,但因为数日前一场无为之灾受伤从而留在教堂养伤。小松想如果不是借着黑暗中教堂的阴影和那令人熟悉的胆颤气息,他还真的没有认出对方的死神身份。
“真可怕呢,死神大人怎么会屈居于这小小的教堂呢?莫不是这里的死人太多了,需要死神大人特地变装来回收那些迷惘的灵魂?~★”
“……恶魔吗?”
“别这么可怕嘛~说是恶魔其实啊……”
“布拉砸,不可以哦~你的伤还……唉?”
“白痴臭松,别过来”
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恶魔带着灵巧的步伐向对方走过去,然后轻轻托起还在发呆的神父的手行了个标准的吻手礼。
如果没有额头上的角和身后的翅膀和尾翼的话,其实还真的是一个很浪漫的场景。
神游着的神父这么想着。
“喂”迅速将对方的手抽走的一松狠狠瞪着对面一脸得意的小松,身后的空松还保持着有点呆的样子。
“我是小松哦,神父先生,终于能好好的和你打招呼了呢~”
“原来是迷途的boy啊,不关你是犯了什么错误的小猫咪我都会……”
“哈哈哈哈哈哈救命肋骨,肋骨要断了”
但是那一瞬间看到对方迷茫却真诚的样子的时候,不得不说,他觉得自己好久没那么开心的笑过了。
大概配合着死神大人阴沉的表情效果更好。

不过那之后他就没怎么再见到他了。
不管是进不去的教堂还是总是呆在他身边的死神大人都让他烦心。
多余的事真的很令人恶心啊。
“totti啊~哥哥想得到一件宝物,可是保护着宝物的人太多了怎么办呢?”
“那就让宝物周围什么都看不到不就好了?只能通往你这里不就好了?再说夺取这件事你不是一向比我更加了解怎么做吗?小松哥哥?”
让他只能看到你。
让他只能依靠你。
他不就自己过来了吗?
自愿的,一步一步走到你面前。
对啊,一开始就这么做不就好了。
“不过小松哥哥,你……呜哇这个笨蛋居然走了”椴松眨了眨眼睛望着小松飞走的方向,“他要什么时候才会发现那么大的漏洞呢?别被所谓的喜欢迷惑了才好啊~”
笨蛋小松哥哥。

“小松你在的吧?”空松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附近,确定一松没有跟过来之后大声喊了出来。
“呜哇,好久不见了,我的神父大人”身后突然出现的恶魔,亲昵的搂着他的腰,笑容明媚。却让他不寒而栗。
空松猛地推开对方。小松虽然不太开心但他似乎想到什么一般又不甚在意的理了理衣领。
“这场病灾是你弄的吗?”空松的表情严肃,小松看着对方压抑着怒火的样子却感到分外开心。
再多和我分享一些啊,你真实的样子。
“对啊”小松大大方方的承认,他看着对方不敢置信和瞬间愤怒的样子,分外愉悦。
“你怎么可以拿大家的性命开玩笑,这毕竟是……”
下一秒他便什么都说不出来了,恶魔俯下身咬住他的耳朵,呼出的热气在耳廓边盘旋,谁的手轻轻抚弄腰际敏感的地带。
“那你来换他们好不好,我不知道你身上周围的气息都是怎么来的,所以没办法直接带走你”他一字一句的说,故意加大力度忽视神父明显的抗拒,“但是如果你和我签订协议就不一样了,成为我的东西吧,空松。你也不想再见到祷告的人们那么痛苦了吧……”
“我……”明显的动摇呢。
空松,我有没有说过,你挣扎的样子也很可爱呢。
“我答……呜哇”
“这是……?”
突然而来的白光让小松差点没有灼伤翅膀,幸亏他及时松开了搂着空松腰的手,不然可能就真的是重伤了。
“空松哥哥~”元气的声音伴着一只他熟悉的温度的手掌落在他的腰上。
“十四松?”空松刚要抬头看的时候另一只手覆盖上了他的眼睑,“空松哥哥我回来了,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果然我最喜欢有空松哥哥的地方了。所以为了等会的惊喜,空松哥哥先睡一会比较好~嘿嘿”
“等……”还没说完,一股疲惫之意就涌了上来,神父渐渐的站不稳然后落入了身后的怀抱。
小松再睁开眼时正好对上对面搂着空松的人不善的面色,尽管那人是笑着的,嘴咧开的弧度大的惊人。
而他低头抚摸空松头发的时候,和他看向自己的样子又截然相反。
温柔的及其符合他身后那双巨大的白色羽翼。
天使呢,还不是一般的天使。
怪不得呢,教堂周围的结界,空松身上的味道。
“原来是你搞的鬼啊,真是好久不见都认不出来了呢,小十四~”当初还打过一架,浴血的样子比起天使更像修罗呢。
“好久不见了呢,小松哥哥。”虽然是这么说着,但是对方只是看着怀里的人,根本不愿意将目光投到这边来。
“原来你也认识空松啊,哥哥可真是大吃一惊呢,湖水女神,死神,现在又是大天使,哥哥看中的人原来是这么厉害的呀~”
“一松哥哥看来看的不好呢,既然会让恶魔接近空松哥哥”
“原来你认识死神的吗?呜哇真可怕,原来天使和死神已经狼狈为奸了吗……”
“不过无所谓,现在我回来了,我可以保护空松哥哥了”展开八翼的大天使将头放在那人颈边,笑容明朗,“这样谁都不会谁都不会空松哥哥了~”
“……真可怕呢,小十四,这种占有欲,就算是笨蛋的神父也会感到累赘的吧~”
“那么,小松哥哥是要来妨碍我吗?”
他抬起头,对不上焦距的眼睛一片漆黑。
明明那时的大战中,即使遇到了对方也是势均力敌的,但是刚才那一瞬间小松不知自己为何竟会有一瞬间的战栗。
“还不走啊?”就在他不死心的向前一步的时候,手臂被椴松拉住了。平日毒舌的弟弟皱着眉摇了摇头,小松又看了看那人怀里的人。
最终离开了。

灾祸解除了。
弟弟也回来了。
空松看着身边的一切感到十分满足。
一连几天都是笑的合不拢嘴的样子。
十四松站在他身后,扑进他怀里,“哥哥哥哥”的叫着。
一松站在阴影里看着他们没有说话。
而湖水中轻松望着重新加固结界的教堂。
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绪。

“真是可惜,就差一步”
“都差点工伤了你还没有个自觉啊小松哥哥”
“谁让我就是想要嘛,那件宝物~越来越想要了~”
“那你想怎么办?”
“总会有办法的……毕竟我可没想过放弃呢~★”

所以啊。
乖乖等着吧。
我的神父大人。

评论(6)
热度(93)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