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黑化太子×羽族皇帝】【君逸】


我差点就忘了呢。
风天逸,我喜欢的就是这样不服输的你啊。
毕竟这样的你,折磨起来才有意思。
他摸着嘴角的血,笑得邪气。


白庭君。
被腾空抱起来的一瞬间终于有些慌张起来的羽皇叫着人族皇帝的名字,人族皇帝充耳不闻只是自顾自向着寝宫中唯一的床铺走去。
你这家伙。
手受制的羽族皇帝靠着仅有的嘴狠狠的咬上了白庭君的侧颈,颈部有着命脉的掌握,自古被掌握住颈部就相当于被掌握住了脉门令人动弹不得,白庭君也一样他反射性松开了手,没有了支撑点的羽皇松开了嘴落在了地面上,虽然臀和背火辣辣的疼痛,不过比起不能掌控的恐惧。他还是选择受皮肉之苦。
白庭君捂着脖子上没有留情的带着血迹的牙印,表情却平淡的令人害怕。
“这看来就是你最后给我的答案了。”
“不过也是,你毫无反抗的话,我也会觉得”他随手摸去残留的血迹,“太没意思。”
“况且。我这个人,在当上皇帝之后学到最多的就是,以牙还牙。”
他的笑,第一次让人如此恐惧。
白庭君走向还有些发愣的风天逸,拉过不停反抗却被制住腰身故而动弹不得的人,然后,舔过对方小巧的耳垂。“那么羽皇陛下,请亲身感受一下吧”
伴着落下的话音,白庭君拉下对方的毛皮衣领,狠狠的咬了下去。
寝宫传来压抑不住的叫声。


短促的失神。
脖颈旁的血色痕迹和控制不住的眼尾嫣红,风天逸几近咬着舌尖才没有输的太为难看。
半遮半掩的莹白如玉的肩头,映衬着那一抹人为的血色齿痕,白庭君似是颇为满意,他走过去带着欣赏的意味一点一点摩挲,在咬的重的地方还忍不住刻意施加力道碾压。
我还真不知道你有这癖好。羽族的皇帝抬眼,向旁边吐了一口为了压制痛呼而咬破的舌尖上的血水。
满是不屑。
你不知道的事多了去了。人族的皇帝没看他,眼角眉梢带着笑意,缓缓说道,毕竟也是好久未见了。
老朋友,也该叙叙旧,让你看看如今的我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


当初的他又是什么样子呢。
大抵也是蠢得不得了。
羽族的皇帝模模糊糊的想。一脸热枕的贴上来,碰壁了也不恼不嫉恨,下次照样会贴上来。
对你好的掏心掏肺。
当然也得承认,那也是有一大部分的爱情作为比重。
星辰阁的岁月里,虽然不愿承认,但是,风天逸想呆在这个被女皇保护的很好的有点傻的太子殿下身边,总比回去处处受压制来的好。
如果能一直这样,倒也不错。
感情总是顺水推舟,水到渠成的。
埋着星谷玄的酒的树下,人族的太子拉着他的手,眼里的光耀眼的让人不敢直视。
他说,天逸,我们在一起,我会对你很好很好。
我会跟母后说不和羽族开战。
天逸你放心吧。
我们在一起总有办法的。
太过天真。
羽族的皇帝第一次呆愣如木头,他的袖子里是羽族的私信。
人羽两族开战在即。
我们需要人族的内应。
嘴唇上有湿润的触感,太子拽着他的手腕,揽过他的头,不停深入纠缠。
脑子里衷心的下属的话不停回放,主上如果我们有办法弄到人族内应,那么在朝中我们就有地位了。
立足先立威。
主上。
主上。
主上。
脑海里混着多种声音,抬眼就是那人温柔的目光。
对不起。但是我没办法。
风天逸攥紧手心,回应了那个吻。


你对我还真是毫不留情呢。
白庭君摸着他的侧脸语气温柔表情却冷峻的令人心生寒战。

风天逸想了很多事。
雨瞳木曾经在他拿回一部分皇权的时候问他后悔吗。
他挑着眉问衷心的下属为什么会这么想,却遭来雨瞳木犹豫许久的一句,因为主上您看起来实在是很难过。
他不生气,反而笑了,他说,你跟我这么久,居然已经蠢到连我的表情都分辨不清了吗。我应该高兴,为什么要难过。
雨瞳木跪下,只是说着臣愚笨,却不敢再看那人的眼神。
那人的眼里,一片死寂。
再没有了最初的光彩。

白庭君,你真是太天真了。
风天逸在这种完全被压制的状态下反而笑了。
他开口,语气平淡的可怕。
你说想和本皇在一起,想和本皇在一起的人多的去了,你觉得你比他们好在哪里。
你说人羽两族百年纷争你会想办法,可是你不过也是个没有说话地位的太子,我怎么相信你。
你说努力会有办法的,白庭君,你真的是被你身边的人保护的太好了。
世界上很多事不是光靠努力就能成功的,比如阴谋,比如无疾而终的爱情。
所以,背叛你我丝毫不后悔。
其实他没有说完。
心口还有一句话。一直搁存着的一句话。
白庭君,我喜欢你,可是毫无意义。
他成功的看到人族的太子殿下完全黑下去的面孔。

评论(10)
热度(136)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