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君逸】我们结婚了

最后一发完结
感谢评论点赞小蓝手的gn们蟹蟹么么ヽ(*´з`*)ノ
其他篇的更新大概也会有的
说实话迷之没有灵感了【跪】

总之能一起爱羽皇真的太棒了!!


小皇帝带着“雪大人你真是恶心,这么大了还不能好好喝水”的表情厌恶的倒退几步。
雪凛第一次不管小皇帝对他的嘲讽,他看着那边风刃一脸原来是雪大人你的主意的表情只觉发寒。
摄政王最讨厌不按他的思路冒然出牌做事的合作者,这件事已经是人尽皆知。
雪凛忍不住倒退一步。
他满脸冤枉。这事根本和他无关啊。他妹妹一会喜欢风天逸一会又支持风天逸喜欢别人的事他怎么控制,女人心海底针。
若是平常他可能还有闲心嘲讽两三句毕竟难得抓到小皇帝把柄,但今天他只想安全离开这里。
此时的雪凛感到一阵寒风从身后吹过。
他觉得他很能理解摄政王这种心情,再怎么和风天逸不对付,但风天逸好歹是羽族挂名的至高无上的皇,让人族的太子给带走了,大概就有点像,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一样。
毕竟,雪凛想了想,自家宝贝妹妹说喜欢风天逸的时候他就是这种想法。
雪大人,你先回去吧,回去以后也早些歇息睡了吧,毕竟今天的事情没有什么值得记住的不是吗。
雪凛想了想,点头如捣蒜。
风天逸这只以为披着狼皮的小孔雀还不用太多的关注,但是风刃不同,惹了他那可不是好事。
雪凛走了的时候看着风天逸的神色饱含同情,愣是让风天逸有一种他今天莫不是吃错药了的嫌恶表情。
嘿,竖子,雪凛怒,你还登鼻子上脸了,老子是觉得你的爱情肯定不会实现了,可怜你一下,你还。
不过,雪凛走回府的路上想了想,其实他还真不反对,把风天逸嫁出去的话毕竟少一个敌人。
不过,雪大人,你是不是默认自家的陛下是下面的那一个了?

雪凛走后的气氛更尴尬。
我不同意。
风刃看着他,脸色黑的要命。气的牙龈都疼。
凭,凭什么。
小皇帝有点怕,但还是努力挺直腰杆。
凭什么?风刃心里想着,他不过是一个人族的太子哪配得上我羽族高高在上的皇,更何况还是我从小培养到大的皇兄皇嫂唯一的寄托澜州大地上最漂亮的羽皇。
妈蛋想想都心塞辛苦养大的孩子。
风刃还不能说,最后他斟酌着开口,你是羽族的皇帝,你的意识就代表着羽族的意志,试问羽族人民会允许他们的皇帝有一个人族的皇后吗。
可是雨瞳木他们都说支持我的想法,飞霜也说只要我喜欢的话她愿意带着雪氏一组支持我,羽还真也说做人最重要的就是追逐真心所爱还有羽族的四位重臣也说年轻人就应该好好谈一场恋爱……
你等等。
风刃打断了自家侄子带着委屈脸颊的嘟囔。内心一大片的弹幕如同羽族滑翔般飞过。
雪氏一族是把雪凛踢出去了吗?
雨瞳木他们怎么可能不支持你。但是他们这帮单身狗还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话说羽还真又是谁啊。
还有那四个贪赃枉法的我都已经懒得去说了他们又来搞事。
风刃觉得自己脑海里的话简直要憋不住了。但面上他还是很冷静,他说,我先和人族的女皇商量一下,这件事情不急。
可是我……
陛下,请您相信我好吗。
好吧,羽皇又想了想,似乎在做着很大的犹豫,最终他低下头快速的说了一句,谢谢皇叔,然后逃一般的跑掉了。
果然我家侄子最可爱了。
心里乐开了花面上还是毫无表情的摄政王到底也不是一般人。

白雪和风刃都有一种还不如不见的感觉。上一次见面大概还是两族先皇在世的时候。
作为人羽两族百世修好的祭典,两族人都带着表面的和平,虚与委蛇。
羽族先皇带着他刚怀孕的皇后和信任的皇弟,而人族的她的父皇则带着她这个立了大功的公主和刚刚出生不久的她的儿子。
她想起那时作为唯二的身份高贵的女性她还假惺惺的夸过羽族皇妃肚里的孩子说他将来必成大器现在想想,真是自作自受。
对了,人族的女皇叹口气,庭君还摸过还未出生的羽族皇子呢。
孽缘,真是孽缘啊。
女皇想叹气但看了看对面的羽族人有硬生生忍了下去,不过她有些幸灾乐祸的发现对面的风刃也是一脸凝重。
许久未见的人羽两族至关重要的人物,却讨论的并不是国家大事,而是这样的私事。
也要叹一声造化弄人。
想必你也知道了。
先开口的是人族的皇。
略知一二。
风刃开口,品了口茶。
不知摄政王怎么看。
我看什么看。我就知道我家的小皇帝想要跟你家的太子在一起,我还能知道什么,小皇帝嘴巴闭得紧紧的,他的随从也是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我还想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想了那么多,摄政王最终只是淡淡的说,想必女皇陛下没有同意。
他既不分享情报,也不说自己意见。却先来打探自己的意思。到底也是个老狐狸。
不过也无所谓。
我自是同意的。人羽两族百年交好,如今更是亲上加亲。
……呸。
女皇笑着开口,心里却再也忍不住嫌弃。她不信羽族能忍受,先反对的决不能是人族,绝不能留下任何把柄。
女皇心里苦。
微笑着把牙打碎了吞进肚子里。
那我有什么可不同意的呢,羽族的摄政王笑着伸出手,心里想的也是同一件事,人羽两族百年和平,谁先破坏谁尴尬。
抱着对亲家的不满,两人互相点了头告别。
卧槽,走了很远的两个人突然意识到一件事,这特么不是谈成了吗?

事情谈成了,就是真的要准备嫁娶事宜了。两个最高领导人带着真不想成这件事,好特么闹心你们去准备吧,尽量别让我看到。
基本的准备事宜就变成了人族这边的彼岸花和熊棠,羽族这边的雪飞霜和羽皇陛下最高四人组。
雪凛一直对自家妹妹的心思不太懂,她到底是喜欢羽皇还是不喜欢羽皇啊。哪有人会这么开心于自己喜欢的人嫁出去,啊不是,反正就是那种感觉。
这边厢雪凛思考怎么问不会伤害自家妹妹啊,那边厢小郡主却拉过自家哥哥的手,问道哥哥,你说天逸是穿这件好看还是穿这件好看。
丝毫没有一点失恋的不开心。
她拿着衣服照着雪凛的样子比对了一下,正在雪大人准备开口问她的时候,郡主不满意的摇摇头,哥哥没有天逸好看,还是天逸穿完比较有效果。
噗。你特么到底是谁的妹妹?
一针见血,心如死灰。
话说飞霜,你不是喜欢风天逸那个家伙吗?怎么他嫁,不是,就是结婚你反而如此开心?雪凛强行拔出了心口的剑,问道。
我是喜欢天逸啊,小郡主一边准备着衣服,挂饰一边笑着回答,所以才更觉得我们澜州大地上的第一美人应该有个更好的丈夫,毕竟我给不了他性福。
等等,我怎么觉得咱们的脑回路不在一条线上。
况且你不觉得,漂亮的郡主笑得美好,无来由却让雪凛一阵寒意,天逸那样傲娇漂亮的人哭着喊不要的样子更可爱不是吗。
你一直都抱着这种想法吗。
雪凛一瞬间觉得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自家妹妹一样。
雪飞霜小郡主看着自家哥哥后怕“幸好我不在妹妹的臆想中”的眼神,想了想还是没把雪凛说他欺负风天逸时她脑补的故事说出来。
毕竟他家哥哥的承受能力看着不太强。
风刃没办法朱批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拿了出来,在小皇帝饱含期待的目光里签了上去。
但是不得不说,好久没看到小皇帝这么高兴的样子了。做长辈的终究还是希望自家孩子能够幸福,虽然有点不太满意对面,但是小皇帝开心就好了。
刚签完,听南羽都守境护卫来报人族太子求见。风天逸撇撇嘴,他倒来的真快,他自己没注意到风刃却注意到了羽皇脸上挡不住的笑意。
颇有小时候撒娇的样子。

那边厢白庭君也是一脸紧张的样子,他不停的整理着仪容,以至于旁边的彼岸花根本不想再回答他问了159遍的那句,“你觉得我今天的穿着合适吗?”
熊棠看着眼前仍在问随行侍卫这个问题的未来领袖,深切的为霜城的未来担忧。
你的沉稳冷静自立矜持呢?
终于到达了南羽都门口,守卫士兵只来得及看到一个白影飞身而下正打算发射危险讯号之时却见原来是那人族太子。
那人开口便是一句,你看我今日打扮如何。
带着羽皇亲笔手令的杜若飞早就来此迎接,只是他显然没预料太子殿下如此,嗯,魔性的画风,傻了眼。
守城士兵也当场懵逼。
杜若飞只能尽量不让自己一脸“一婚傻三年”的关爱的眼神流露出来,一脸平静地将太子等人迎到里边。
而那边厢风刃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这边厢小皇帝先坐不住了,他跑到刚进宫殿中的太子身边,张口就来,还是熟悉的高傲意味,你别得意就算是你先提亲,你也别妄想着本皇能听你的。你要知道,就算你先提亲,也是我先表白的,那就算是你入了我们羽族,那就是……
嗯。我知道。
太子殿下已经在多年接触中充分了解了傲娇的攻略法则并已经应用的十分得心应手,他一边应着,一边将矮他半头的小皇帝揽入怀里,不管对方眼高于顶的故作傲慢的姿态,嗯,我想你,特别想你。
反正现在傲娇又如何,床上一样是意识模糊泪眼朦胧的求着自己慢一点。
应该说这样的逞能的他,才让自己无法放手。
杀必死,一招致命。
已经熟悉套路如彼岸花,熊棠,杜若飞,雨瞳木等人只是默默把头转向另一边避免眼睛受苦。
不熟悉套路如风刃,雪凛,人族护卫等人则是假装无事却感觉自己的眼睛隐隐有了失明趋势。
当然表面都不算什么,这帮人的心理活动才是真精彩。
嘤嘤嘤,太子殿下长大了。
来自虽然不是从小看着长大但也一直跟在太子身边的彼×花。
心好累,我家侄儿脸红了。
来自我家白菜被猪拱了心好累还要假装不在意他们的摄×王。
我的妈,羽皇陛下太可爱。
来自忠心耿耿跟随羽皇陛下如今拿着迷之纸巾擦泪的真f4。
哦天啊,太子殿下好温柔。
来自不是不愿透露而是透不透露都无所谓的人族侍卫们。
你别说,他们真的挺配的。
来自了解妹妹属性后十分头疼但似乎渐渐理解妹妹且性向仍然笔直的雪×。
啊啊啊,我萌的cp发糖了。
嗯?最后……
雪凛看着自家妹妹抓着自己衣袖眼泪不停激动不已的样子,最后还是选择什么也不说。

所有的人的目光又重新落在两个主人公身上。
那两个人虽然看上去是在争吵。
不过两人的手十指相扣。从未放开。
看来人羽两族真的会迎来百年和平了。
毕竟那两个人看上去真的是让所有人都艳羡的幸福。
不管是人族还是羽族难得一致的保持了相同的看法。

“庭君,别怪母后”霜城宫殿内室中,人族女皇摸着尚未完工的天空之城低低的笑了。
距离人羽两族发生大规模战争还有一个月。

【end】

评论(32)
热度(106)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