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君逸】 我们恋爱了


♥逗逼的画风肾入
♥我要见到羽皇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沉迷羽皇,日渐消瘦!!
♥睡不到羽皇我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白雪作为人族的女皇,不论是当年被带刘海的机枢甩的时候还是后来被没刘海脸都换了的机枢甩的时候都没有现在心情这么复杂。
她最自豪满意的唯一的儿子白庭君站在她面前,说的话却犹如晴天霹雳。
她看了看后面扶额无奈眼神从大殿左边的廊柱又飘忽到大殿右边廊柱就是不看自己的彼岸花,第一次深切感受到了什么叫这就是你不的不承认的事实。
好啊好啊,朕可算是明白你那些话的意思了。

这事还得从几天前说起。
一直兢兢业业汇报太子殿下在星辰阁状况的彼岸花突然某一天断了通讯,白雪只觉疑惑但是第二天彼岸花的通讯便又开始传来。
内容基本和以往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只是结尾灵蝶慢悠悠在空气中划出这样一行字。
太子殿下和羽皇交往密切。
虽然女皇当时只想的是未来要进攻天空城还要靠机关精通的人,吾儿庭君着实没必要犹如星辰阁所推崇的那样和那只骄傲的小孔雀打好关系。
不过她也不在意,她只是回信说继续观察。
但是第二日的报告依旧没有特别大的变化。
不过又是结尾的时候,灵蝶慢悠悠的展翅,又划出了这么一行字。
太子殿下和羽皇交往密切。
女皇挑了挑眉。
彼岸花这是要提醒她小心那个没有实权的小皇帝。不过再怎样羽族掌权的也是风刃那个老谋深算的家伙,那只小孔雀应该还玩不过那只老狼才对。
但是既然彼岸花这么说了,那就多加小心吧。
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
第三日报告如约到达。
内容简略而相似。
灵蝶停顿半晌,颤悠悠的又在空中划出这么一行字。
太子殿下和羽皇交往密切。
女皇有些坐不住了。
彼岸花是个谨慎的女孩子,女皇培养心腹许多,但是到底都是忠于自己的,对过于正直且心怀和平的庭君,大多嗤之以鼻。
而彼岸花是庭君自己带回来的,是忠于他的,而且聪慧善解人意。说实话若不是庭君不喜欢,白雪倒是挺愿为他们做主的。
这样谨慎聪慧的孩子究竟是想告诉我什么呢。
女皇想了想叫来了熊棠。
第四日果然也一样。
女皇已经能平静的对待最后一句话了。
太子殿下和羽皇交往密切。
她挥挥手,熊棠走进来。女皇问她发现了什么,熊棠摇摇头,目光一瞬的躲闪,她说太子殿下近日回朝,希望和您详谈。
忽然有不好的预感。
跟当年机枢忽然甩开自己剪了刘海的感觉一样。

“庭君你的意思是你有心怡的人了?”
“是的,不瞒母后,这个人您认识。”
“是哪家的姑娘能入的上我们太子殿下的眼”
“不是姑娘”
“嗯?什么?”
“是风天逸”
“……谁?”
澜州大地上有第二个叫风天逸的人吗。哦不,也不一定是人。
经历过多少大场面甚至连战争期间被机枢甩被质问孩子一个人是怎么生出来都面不改色的女皇脸色微白,还是尽力保持着高贵,她看向旁边眼神躲闪的彼岸花和已经准备拔剑自刎谢罪的熊棠努力开口,又问了一遍,“太子殿下说的风天逸是哪个风天逸?”
女皇陛下别骗自己了。
澜州大地上太子殿下认识的有几个风天逸。

“母后,是风天逸,羽族的皇帝风天逸啊。”
一箭穿心,伤害值达到百分百。

评论(22)
热度(106)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