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真逸】【abo】努力发车


★太太们的投喂太棒了【心满意足】
★逆了大众不要紧只要还有旁友们【抱】
★古代abo设定【防雷慎入】
★小学生文笔注意【鞠躬】

alpha——天乾
omega——地坤
beta——中庸
关键期——发情期

第一次闻到那股好闻的味道的时候是风天逸捏着自己下巴凑近的时候,光影转换间可以看到近在咫尺的白皙颈项还有让人无法思考只想沉醉其中的好闻气味。
是陛下身上的气味吗?他昏昏沉沉的想。
竟让人有想要……想要咬上去覆盖上自己气味的冲动。

★★★
“你在想什么?竟然连我的话都听不进去,还真是个大胆的奴才呢~”被突如其来的来自发梢的疼痛感缓过神来,对上的便是澄澈的蓝色如天空般的双眸。
羽皇拽住他的发尾一点没有留有情面,好看的脸颊上满满的傲慢和不爽,好看的让他一瞬间忘了疼痛,只想一直看着对方。
羽还真想进菁英会,是带着想要出人头地的执念,带着满满的抱负,还有对最初看见过的在众民之上的领袖的那埋藏于心底的憧憬。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那满载憧憬的赤诚之心可以被忽略吗。
“……我哪敢呢,陛下”他卑微的俯下身去,忽视仿佛更加吸引人的好闻气味,也就没看见风天逸一瞬间的动容。
羽还真攥着衣袖告诫自己不要有多余的想法,却在每日的努力中忍不住盘算究竟又靠近了那人多少。
不管是人组是羽族,他想,只要是面对有诱惑性的东西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要更多。
他想起远行离家前母亲嘱咐他希望他保持本心一切安好的话语,突然感到一阵不知所措。
有些路一旦走上了,就再也不能回头了。

★★★
“话说羽皇陛下也应该开始要到关键期了,毕竟也快要长出表示成年的羽翼了呢”
“你觉得羽皇陛下会是什么呢”
“当然是天乾了,毕竟羽皇陛下那么优秀,他是我们的领袖,是当之无愧的羽族的守护者”
“是啊,真是羡慕未来能陪伴在羽皇陛下身边的人啊”
羽还真躲在门后默默的听着。
不过是以书为名想要见到那个人却偏生听到这一切。

很多事情就是应该被命中注定好的。
羽还真回到那人送给他的房里看着做成一半的机翼默默的想着。

“就凭你这种东西还想进入菁英会?”
“你永远无法出人头地的哈哈哈哈哈”
“羽还真,你胆子真是够大啊,我的话你也敢不听?”
无论多么努力却始终发现菁英会是贵族才能进去的地方,而他能进去的原因是抛弃所有的尊严当羽皇的一条狗;
明明没有他的错他只是尽心尽力完成羽皇的命令却最终成了替罪的羔羊;
更或许是明明那么努力,废寝忘食,为他做成机翼助他飞翔期待他能看着自己,可是却发现最后只是送他远去的助力。

“太善良的人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那个人已经提醒过他了。
我早就知道了,我早就知道了啊。
从一开始不该有期待的人就是我这件事。
我早就知道了啊。

★★★
命运果然是爱开玩笑的混蛋。
即使再困难也未曾抱怨过天道的羽还真看着眼前的情况终究还是忍不住这么想了。
“怎么可……可能……”
无比熟悉的味道,无比熟悉的人。
如果不是偶然因为采取需要的材料而跌进山谷之中,又怎么会发现这个地方,又怎么会再次闻到这熟悉的味道,又怎么会遇见已经决定好要放弃的人呢。
风天逸大概也不会想到竟然能有人发现这里,他明显一瞬间的慌乱无措却又在看清对方是谁的刹那间恢复了最初的模样,“原来是你啊。”他的语气不悲不喜,或许是因为第一个关键期到了的关系,平日里的嚣张只剩下了三成,其余满满的疲惫。
气味也越来越浓郁。
好闻的气味和第一次相见时一样,非要说不同的话大概就是更加浓郁……香甜了。
……香甜?不对。
这是……
羽还真抬头望向那人,那人第一次露出了不知所措的慌乱,倒终于有了几分符合他这个年纪的样子。
没错,就算羽还真终日痴迷于机工器械,也知道羽族成年分化的事情,也知道天乾中庸地坤的区别,这种香甜的令人痴迷的气味只有一种结果,虽然对未来的羽皇有些残忍,但是只有地坤才会散发如此吸引人的气味。
“不可能……”风天逸一边努力控制着突如其来的变化,一边徒劳的想通过几句话来改变这既定的事实。
羽族过于年轻的皇终于慌了起来。
是的就连羽还真也知道地坤是什么含义。羽族的皇是个要位居人下承欢雨露的人,不管是对羽族还是对他本人无疑都是个不小的打击。
“……陛下……”
他刚想上前。
“不许过来!!”
风天逸的声音里还带着几不可闻的颤抖,他已经足够厉害了,关键期还坚持了这么久,如果是普通的羽族可能早就已经忍不住要承欢了。
可是眼前的人除了颤抖和喘息以外,并没有多余的异常,可是这并不代表好转,是个羽族都知道,地坤的第一次关键期有多么磨人。
若再没有天乾的帮助就算是羽皇也会不行的。
可是难道要为羽皇找一个天乾过来?
找一个天乾?
让一个陌生的人占有眼前这个人?
占有?
这个人?
……
我不想这样。

“!!!”
“!!!”
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间另一股气味渐渐弥漫出来。和原来香甜的气味混杂在一起。
并渐渐有所压制。
这是……天乾??
不可能,我应该还没到关键期的年龄。
况且我怎么可能会成为天乾?
羽还真混沌的思绪中隐隐又好像掌握着什么线索。
难不成这是上天给我的……

“呜”
风天逸也难以置信的看着羽还真的变化。
天乾对地坤的影响无法忽视。
强大,不可抗拒。
这是所谓的相互影响?
风天逸咬着出血的嘴唇一边用力克制着自己一边迅速分析着。
不同关键期的人因为契合的程度可以或多或少的影响另一个人的关键期的到来。
但是古书记载只有灵魂相互契合的人才会发生的情况。
这怎么可能。
我和那个身份地位卑微至极的小子?
时间越长越是一种煎熬。我必须……
风天逸勉强清明的头脑分析了现状,尽管知道附近有可以暂时抑制的草药,但是两个人先下都不可能方便出行。
虽然有最好的解决方法,但是怎么可能。
他堂堂羽皇,怎么甘心屈居人下。
他暗自懊恼着也就没有看见阴影处羽还真一闪而过的带着复杂情绪的阴沉双瞳。

大概下章发车【鞠躬】

评论(24)
热度(153)
  1. 玅玉律别搞我没结果的 转载了此文字
  2. 玅玉律别搞我没结果的 转载了此文字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