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腿两个脑洞】一カラ


★注意★

★一カラ
★觉得不妥的地方请友善告知我会很感激的
★接受不了请及时右上不想接受谩骂




【①】

★大概只是想写写totti的吐槽能力(不对)


“布拉砸,今天又是这么美好晴朗的一天正如我内心的波涛汹涌但这并不能影响我对世界……”
“痛痛痛痛,快停止吧,空松哥哥,有什么事就直接说了好吗求求你,别让我每天都断一根肋骨了,我身体的自我回复能力再强都不能抵挡得住你痛语的攻击力了好吗?”松野家老幺一脸“珍爱末子人人有责”的表情。
“totti啊,我,我这么耀眼的shine boy怎么可能会有烦恼呢,如果真的有烦恼的话,那一定是我对这世界的爱……”
“啪擦”松野★每天都在操心哥哥们★想和可爱的女孩子交往★椴松终于忍不住狠狠地将鱼竿扔在了地上。
求求你了,空松哥哥。别再让我在没有脱离童贞之前再遭受任何生理和心里上的打击了。
“to,totti?”
“求你了空松哥哥我们直说吧,我真的好疼啊,我也真的好心累啊,上面的哥哥一个比一个还不靠谱,我还没有交到女朋友不想就这么操心哥哥们到死啊,所以哥哥也会理解的吧。”松野★一边狠狠心累★一边不由自主开启腹黑小恶魔状态★幺子★椴松温和(反)地微笑着。
“哦哦,其实totti,我,我,我有一个朋友,他,他,他有一个烦恼”哦,典型的就是我有一个烦恼的开头版。
“他,他,被一个一直很讨厌他的人,说了喜欢,说不是兄弟般的那种喜欢,就是……那种喜欢,他应该不是被欺骗了吧”哦,典型的别扭的告白,兄弟,讨厌的人,喜欢。
简而言之不就是,兄弟之中有人和空松哥哥告白了。
嗯。
嗯。
告白啊。
嗯。
嗯。
真好啊。
……
……
……
个屁。
讨厌的兄弟。告白。呵呵。这也太明显了吧。
简直就像是新闻头条应该打马赛克的部分全部都显露出来一样明显啊。
我根本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你们的私人感情啊好吗。有什么事是在处于同龄人社会底部暗黑大魔王一辈子都不能交到女朋友更悲伤的大概就是发现兄弟之间还出了对基佬吧!!??
Excuse me?我现在脱离松野这个姓氏还来的急么?
“to,totti?你觉得……”松野★现在是真心累★椴松根本没法面对对面纯洁的凝视,只想一个人安静的离开。
千万别问我现在该怎么办,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想说当然是拒绝,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我的两个哥哥是基佬这件事怎么都是个shock。但是如果拒绝的话,另一位跟暗黑人偶一样的哥哥我更怕他去犯罪之类的,如果非要在基佬和犯罪者之间选一项的话,还是前者吧。
松野空松只看到对面的弟弟露出了一个迷之同情的微笑,然后握住了他的手,“答应他吧,求求你,答应他。”
“不是,布拉砸,这并不是我这个shine boy的烦恼……”
“答应他吧!!!”声音提高了无数倍。表情庄重的犹如宣誓的神父。
……
“哦哦”
看来又解决了一个问题呢,totti。


★大概只是想写写两个人沉重【不】的恋爱


“喂,臭松。我想做了。”
总是驼背因而看着稍矮的恋人突然抱住他,两只手也在腰间收紧了。
松野空松的脸颊不受控制的变成了红色。再从耳际蔓延到颈部。
“现,现在吗?可是天色还早啊……”
“啊,我知道,可是我想做了。”松野一松开口,语气仍然没什么变化,手却从没有从对方的腰间放下来过。

答应交往后已经两个月了,但是他们根本没有好好的约会过。一半的时间大概都是在离家最近的旅店里做些不方便在家里做的事情。
一部分是因为不想被兄弟们发现,另一部分也是因为两个人都没有恋爱的经历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正常的恋爱。
况且又处于这么尴尬的身份里,自然抱有着得过且过不被发现就好的心思。
在最开始的一个月里,空松甚至并没有和他在一起的意识,他只是单纯的开心于一松说需要他这件事,一松愿意重新亲近他这件事,一松愿意叫他做哥哥这件事。
所以一松的靠近,拥抱,话语,甚至是若有若无的接触在脸颊上的亲吻都被当做是弟弟一般的撒娇。

松野一松最开始的时候是很恼火的,本就怕被发现,现在作为恋人的另一半又对他若有若无的暗示无动于衷。
傲娇的少年本就没法好好用言语表达,又不想再对身份上已经是恋人的人再使用暴力了。
尽管他承认,虽然在恋爱后他努力克制着自己不对对方做出过多的恶劣行为,但身为人渣的那一面却又无法克制的想着让空松露出更多害怕的,惊恐的,难过的表情来。
来满足那不知名的内心。

身体在渴望着那个人,但是心里却还在抗拒着让那个人看到真实的自己。
想要去好好珍惜对方,却又想把对方弄得一塌糊涂。
想要让他适应想要谈场循序渐进的恋爱,可看见他的脸又根本忍不住想要让他在自己身下展现最真实的一面。

这或许就是恋爱吧。
一松摸着挚友的头,看着对方亲昵的靠在自己腿边满足的舔舐手掌的样子,不自觉的想。

“我想做。”他第一次对对方这么说的时候,对方好看的眼睛不可思议的瞪大了。
根本不需要美瞳吗。一松摩挲着对方的手腕的时候这么想着。
“布,布拉砸,你在说什么,或许是今晚的……”
“我想做。”他直视对方的眼睛又重申了一遍。
“唉?但,但是……”
“我们是恋人。”
“不,不是……”
“是你答应的。”
对方果然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是低着头恨不得把头埋进地底下。

【大概第二个是tbc】

★感谢阅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30)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