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独一无二

cp:黄宇航×丁程鑫

abo慎入肾入慎入
能接受这个世界观再向下拉( ー̀εー́ )
这么污的想法都是我的错(//∇//)
孩子们是纯洁的污的只有我蟹蟹(o´艸`)
没有肉没有肉没有肉(ノ ○ Д ○)ノ 
都能接受再向下拉谢谢( ー̀εー́ )


那大概就是一切的开始。
黄宇航想,那大概就是他和丁程鑫接下来纠缠不清的岁月的开端。
如果那天他们没有为了训练挨到那么晚,可能很多个偶然不会连成一个必然。
那时是为了考核留下来一起训练的,两个少年对着镜子一板一眼,认认真真的练习着每个舞步。
黄宇航看过去的时候丁程鑫正在反反复复的练习他总是跳错的那个地方,漂亮的脖颈上汗水淋漓,白净的脸上满满的坚毅模样。
他看着看着有些入迷,其实他一直没说,比起舞台上化了妆的那人,他更喜欢那人私下里的干净气质。
黄宇航闻到淡淡的若隐若现的香味的时候有点恍惚,他开始以为大概是哪个练习生又把食物偷偷拿到训练室里在老师不注意的时候偷吃一两口,可是马上他发现有点不太对。虽然香气若隐若现,却无比撩人,仿佛是在呼唤谁去探寻,去征服。
“好像有点热啊”丁程鑫也感觉到有点不太一样了,屋子里有着他说不出的气味围绕着。虽然有点强势,但很奇怪的,他并不讨厌。
甚至想要向那边靠拢。
身子也好像类似于发烧一般,开始有不知名的热度,搅得脑子仿佛都不清晰一般。

模糊中脑子似乎都只剩下了一个答案。
靠近对方,就可以解决了。
于是不知道是谁,迷迷糊糊的凑到了对方跟前,也不知道是谁先开始捧住了谁的脸。
然而就在两唇即将相接之前,不知谁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就好像一个警铃瞬间分开了粘合的二人。
身体的热度开始散去,屋里本来弥漫的气味仿佛都渐渐散开一样。
但隐隐约约的气息确实在昭示着这个屋子刚才发生的一切。

丁程鑫觉得哪怕自己被鉴定出是个omega,都没有这么悲伤。
因为比起这件事,他终于发现了另外一件他不得不开始正视再也不能掩埋逃避的事情。
那就是他之所以会性征觉醒,不是因为有alpha在场,而是因为那个alpha是黄宇航这件事才更令他感到无可奈何。
整个公司不是只接触过他一个alpha,却从没有过一个alpha能让他性征提前觉醒。
他再傻,也发现了这件事。
世界上总有能超越本能的东西,其名为感情。
本能可以隐藏,感情要怎么消去。
这一刻终于无法隐藏,原来我早就喜欢上你这件事。

“你懂了吗?”
“我可能不能再实现梦想了,我连发情期都不能控制,我怎么训练,怎么上台,你还不懂吗?”
黄宇航觉得他似乎从来没看过这样的丁程鑫,印象中的对方似乎总是在舞台上一脸干净的笑着,私下里调皮的笑着想着怎么捉弄自己,或是再久之前羞涩的笑着唱歌的样子。
他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
不应该是一脸狼狈,一脸难过,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
心口疼的厉害。
我是不是明白的有点晚,对于心里早就住着你这件事。
他伸出手将对方紧紧箍在怀里。
丁程鑫好看的眸子错愕的张大,眼角还带着未干的泪滴。
“没关系的”黄宇航说。
“临时标记也好,抑制剂也好,你若是需要的话,我都会帮你”下一秒,他以无比郑重的口吻复又开口,“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标记你,然后我们好好在一起,你说呢?”
你说呢。
他抬起手一点一点为丁程鑫擦干了眼角的泪水。
然后在“你不拒绝的话,我就当是答应了”的话语中,狠狠吻了下去。
丁程鑫慢慢闭上眼,笑着又回吻了上去。
好闻的信息素渐渐覆盖了整个房间。

大概就是想写出只有对方才是彼此心中的独一无二的感觉,ABO设定只不过是一直的偏好而已,马上要开学了,这之后大概就不太会写文了(๑>؂<๑)唉嘿嘿
私设较多,希望阅读愉快

评论(2)
热度(27)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