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仙剑六衍生】【洛埋名×扁络桓】聊以慰藉

(二)


洛埋名颇有些以外的挑了挑眉。

再次在自己府邸中见面,其中一方还是受缚的样子。

洛埋名不动声色的看着他无奈的回应着昭言一行人的问话,其中还包括着几句无奈的辩驳,“我真的不是你们的敌人。”

扁络桓,你看,没有人愿意相信你。

你看,你们衡道众。

你看,你们得到的。

和我,又有什么不同呢。

以为打着舍小为大的名号,以为一心一意付出,以为着自以为是的结果。

就能得到什么所谓的救赎吗?

人类会以自己失去的为重,哪怕别人为了他们牺牲再多,也不会获得多余的赞美。

所以我厌倦了。

所以我不想了。

毫无意义的奉献。

无人知晓的牺牲。

我统统都不想再坚持了。

我倦了。

所以。

扁络桓,不如你也到我这边来吧。


啊,差点忘了,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咳,咳……”

地牢里。

洛埋名松开了掐着扁络桓脖子的手。

大夫修长的脖领上手指的印痕在白净的皮肤上分外显眼。

仿佛在昭示着作恶者的行为之恶劣。


但作恶者只是弯起了嘴角。

扁络桓这个人,你觉得好像能看透他的时候,他偏偏又马上展现给你最让人参不透的那一面。

就像刚才,他觉得他可能会慌张,会挣扎,但偏偏他慢慢把手放下了。

渐渐停止了一切反抗。

仿佛是在证明,证明最可笑的信任。

他们之间最不需要的东西。

明明已经呼吸困难了,却还是嬉皮笑脸的样子。

洛埋名自问看过许多人临死之前的反应。

他记得最初把自己送上祭坛的父亲临死之际愧疚的笑容;

他记得陪伴自己的管家临死之际有些心疼的无奈的眼神;

他记得昭言父亲临死之际知道仍无力回天时悔恨的模样。

却偏偏不曾看过这个样子的人类。

明明眼里有过恐慌的情绪,手心有无法掩藏的冷汗,却偏偏为了所谓的“合作”,为了其他人的利益,为了那根本无关己身的六界,牺牲自己也可以。

洛埋名突然不可抑制的笑了起来。


“你不怕死吗?”

他微微俯下身子,在扁络桓耳畔缓缓开口。

“怕啊,但是”

扁络桓淡淡的开口,漂亮的仿佛装进一片浩翰星辰般的眼眸淡淡的看着对面。

“世界上还有比死更让我害怕的事情”


“那是什么呢?”洛埋名将额头抵上对方的额头,他们呼吸交缠,耳鬓厮磨,恍若最亲密的恋人。

却偏偏都是假象。

“我怕被人遗忘。”

“被在意的人遗忘。”

被老大,清霏姐,小媛遗忘。

已经尝过幸福的味道,就再也不想回到没人记得自己的阴暗角落去了。


遗忘吗。

洛埋名低低的笑。

他慢慢把一只手又重新放在了对方的脖颈上面。

在对方警惕和反射性后躲的举动中,用另一只手拉过对方细瘦的手腕,然后在充斥着大夫身上好闻的草药气息的空间中,慢慢俯下了身子不顾漂亮眸子里的惊诧,吻上了那人微凉的唇瓣。

是啊。

可我已经记不起最初想要血缚热海时是谁给予我的勇气和信念了。

我也已经记不起最初是谁会拉着我的手在最害怕的时候给予安慰。

我也已经记不起我究竟在这所谓光鲜亮丽的洛家大院里究竟住了多久了。

……

因为。

我知道。

我早就被所有人遗忘了。

包括那些理所当然的饮用者用我们家族的双子换回来的水源的所谓无辜的民众。


所以,我们也没什么不同。


评论(2)
热度(6)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