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超恺/晨恺)空城


徐大宇反映了好久才回神过来眼前这辆熟悉的豪车主人究竟是谁。彼时他正在和几个舍友从繁忙的毕业论文中逃脱,舍友还在打趣上次找他的李睿简直不像他哥哥,倒像他……后面的话语掩藏在不怀好意的笑容中。徐大宇脸皮薄,顿时就红了耳根。

尽管他慌乱的解释着他和李睿之间坦坦荡荡的关系,可是在想起李睿某些暧昧不清的动作和越来越近的距离的时候,也会有些不明所以的慌乱甚至说对于徐大宇来说不清楚,但是外人看来却一清二白的悸动。

但这些思绪都在孟皓走过来的一瞬间被不知所措和本能想要逃避的反应所掩盖。他想起了那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的场景,想起他们做了个约定,他还欠对方一个答复。尽管那是对方单方面所要求的。

对于那个留在身边与否的答复,徐大宇是无法回答的。对于鲲鹏,那是他的憧憬,他的梦想。他觉得自己有足够的信念及勇气,只不过他也明白他需要更多的实力与经验。但徐大宇相信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他一定能回报绝对的能力。

但是,最重要的是,徐大宇从来没打算以这样的方式去得到这一切。

孟皓说的话他就算一开始不明白,之后也会马上反应过来。再说居于上位者很多人也有着这类心思并不少见。只不过这些事徐大宇从没打算涉及一二。

他一步步走到现在,背井离乡,孤单打拼,偶尔为了省车票钱逢年过节也不能回家一趟。但是从来没后悔过。他仍然记得慈眉善目的母亲在他临走时,送他上车时说的那句,“什么事都要脚踏实地取得,不要走不正当的行为。”

徐大宇任由孟皓向有些不明所以的室友说“我是他朋友,有些事希望和他谈谈”然后拉着自己不送拒绝的走了。

他在思绪万千中却仿佛还能听到身后的议论声一片。

孟皓看着徐大宇纠结的样子忍不住刮了刮他的鼻子,他将对方圈外怀里找了个还算隐秘的地方开口,“上次的事也该有答复了吧?”孟皓只是随便说着,语气明明平淡的像是在议论晚饭吃什么,然而徐大宇却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孟皓似乎很满意他这种反应。

“我这个人,其实也不是很有耐心,”他一点点开口,声音就像是故意撞击他的耳膜一般,清晰至极。“你懂吗?”

徐大宇想了很多很多,他想到了朋友,想到了同学,想到了父母,想到了李睿。

很多事都不能逃避,一味地害怕躲避,又能改变什么。

总是依靠着别人,可是又有谁能护你一生。

他想起自己离开家时说过,妈妈这些事我能处理好的你就放心吧。

他想起他对那些聘用他的店主说过,这些事我能处理好的你就放心吧。

然后。

他想起他对李睿说过,这些事我能处理好的睿哥你放心吧。

你们放心吧。

放心吧。

孟皓仍然在耳边说话。

刻意压低的危险声线。

“你听过金丝雀吗?”孟皓懒懒的开口,“金丝雀不适合圈养,如果把其翅膀折断放在鸟笼里,那它就再也不会唱出美妙的歌声了”

孟皓舔舔嘴唇,丝毫不在意徐大宇低垂的头部,然后又开口:“可是我这个人啊,如果想要什么的话,哪怕哪个东西失去了它本身的价值也无所谓。”

“我更在意的是,那东西是不是在我手上。”说着,他俯身,头埋在徐大宇的颈侧,“你懂吗?有些东西我若是不能得到完整的价值,坏了我也要留在自己身边。”

他说这话时,眼神无辜,仿佛就像个没得到玩具的大孩子。

然而只有徐大宇知道并不是这样。

徐大宇咬了咬牙,手指捏紧掌心。

“可是,孟总,”徐大宇听见自己有些发抖的声音,“与其要个不会唱歌的金丝雀,不如适当放养金丝雀,让它既会唱歌,又离不开自己才是最好的吧?”

他慢慢抬头,直视孟皓的眼睛,毫不退缩。

就像第一次面试的时候,又或许是更早的那天夜里。

清澈见底,无畏无惧。

孟皓忽然忍不住笑出了声。

果然眼前这个他感兴趣的人是不能按常理来论的。

他颇感兴趣的挑挑眉示意对方说下去。

“有些事,没有尝试,谁也说不清它的走向。这点像孟总这样的人,应该比我了解的更加透彻吧。你不试试放养的话,你也不知道,金丝雀可不可能甘心为人歌唱。”徐大宇的声音不大,可是每句话都砸在他心上。

他发现,只有徐大宇这个人,不管是威逼还是利诱,他都未曾服软过。

眼前这个明明看上去怯懦脆弱的少年,总能带给他不一样的惊喜。

那好就让我看看吧,你还能带给我什么样的惊喜。

他第一次觉得,放养也是可以考虑的。

评论(17)
热度(15)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