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超恺/晨恺)空城


孟皓第一次见对方的时候其实他并没有认出对方来。

黑暗中只看得清对方一双眼而已怎么可能就能在白日里找出同一个人来,简直是白日做梦。

那天晚上他只记得对方仓皇逃窜的身影,像只受惊的小兔子。

孟皓现在想起来嘴角都带着七分笑意,三分未能见其人的惋惜。


这事他也跟当时喝酒的李睿提过,对方也嘲笑他简直是无稽之谈。

又忍不住推了推他的肩膀,第一次有点八卦的问道,你别告诉我你是对那人上心了啊。

说起来有点童话故事的意味。

灰姑娘仓皇逃窜,王子这次却连对方正脸都没见过。

只能凭声音和一双眼睛判断,是个年龄不大的男孩子。

寻找对方就感觉是件有点梦幻的事情。

但是孟皓觉得自己做事一向不靠理论只凭感觉,而感觉清楚的告诉他,他对一个正脸都不清楚的人产生了莫大的兴趣。


而孟皓从没想过这么梦幻的不切实际的开头却能带来好的开始。

虽然第一次见面时他的确没有认出对方。

他那日的确是因为私事和合作伙伴起了些冲突,那不过是因为对方那只老狐狸竟然以为不切实际的几件小事就可以作为威胁他的筹码。

这让他不禁有种被小觑的感觉。

仿佛是在说他有多么愚笨一样。

真是让人不爽。

孟皓眯着眼睛,有些恼怒的离开时,大概也是机缘巧合,他正好看见正在和人事处解释自己因为扶老奶奶过马路而迟到的徐大宇。


他差点要冷笑出声。

一个两个都觉得他孟皓好糊弄是吗。

扶老奶奶过马路,这是哪个世纪的骗子用滥的理由。

真是太好笑了。

孟皓真的觉得他需要向这些人好好说明白,他孟皓究竟是怎样的人。

后来的事无非就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把那个连头都没敢抬起来的少年说的一文不值。

余光里孟皓只看见对方死死咬着的下唇和白净的肉嘟嘟的脸。


然后听到那句清晰不过的,仿佛在他耳边响起的,他在熟悉不过的,一直想再次听到的声音。

对不起我迟到了,但我真的没有骗人。


孟皓觉得他大概第一次在下属面前那么失态。

他刚想反射性去抓住对方转身要离去的身子,却不想手机偏偏这时候响起他习惯性的去拿手机时,反应过来少年早再次从他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第二次又放跑他了。

连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都没你这么能逃的。

但是没有第三次了。

孟皓嘴角勾起一个自信的危险的自信的微笑。



“孟…孟总?”看对方一边盯着他一边若有所思的危险目光的确有点吓到他,徐大宇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对方的沉思。


“你叫徐大宇?”孟皓舔了舔嘴角,徐大宇又正襟危坐起来,头上的碎发因为刚才被风吹乱的原因还竖起了几根,包子脸配上他现在故作深沉严肃的样子简直就像只被敌人包围的兔子一般。

虽然没有威慑力还要努力…卖萌。


“噗”孟皓忍不住为自己的比喻笑出了声。但又觉得毫无不妥之处。

徐大宇更加坐立不安了,他努力着去直视对方,或许是本能,人类对比自己强势的生物总是本能的去逃避。

而孟皓很受用于他这种努力的不逃避的样子。


不得不说,先前如果只是有点心动的话,现在可以说是完全的有了感觉。

他真的很想把徐大宇留在身边。

不管是人,还是心。

因为他可是孟皓啊。

凭感觉做事却事事成功的孟皓啊。


“你想留在这里吗?”孟皓的声音带着蛊惑。徐大宇有些没反应过来的看着对方起身一点一点向自己走过来。

第一个想法是逃跑。

但是他想起了父母,想起了室友,想起了很多很多,最后想起的是一直帮着他拿他像弟弟一样宠的李睿。


要是他一直什么都不是,一直没有工作,就会成为所有人的负担。

不想这样,所以才一直努力。


“我,我想。”徐大宇推了推黑框眼镜,好看的脸上露出的眼睛一如那晚一般明亮的仿佛要照进谁的心里。


“你真的想吗?”孟皓走到他前面,低头看向努力仰着脸手指缴着包带的徐大宇,他们离得很近,鼻尖仿佛都挨到了一起。吐息间就是对方身上的味道,徐大宇不得不承认男人身上成熟的香水味并不刺鼻反而彰显着独属于男人的魅力。而孟皓只觉得对方身上有着猫科动物特有的奶香味,甜而不腻。


“想留在这里?”

“留在我身边?”

眼睛倏然睁大。

徐大宇觉得自己仿佛听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应该跑,然而脚却根本移动不了。

他只能定定的看着对方。


评论(16)
热度(28)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