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false(中下)

♥翔哥哥终于出场了我好开心*^_^*快够

♥Y2终于要来了一发只不过你们懂的h什么的我真的不会写(。・ω・。)

♥不要问为什么上中之后不是下(因为作者憋不出来了的事情不会告诉你们的哟)

♥大概就相当于是2.5星的感觉→垢

♥fo主的文笔她真的(。・ω・。)就这么样了答应我不要抛弃我←滚

慎入

慎入

慎入

仿佛回到数年前。

在母亲去世的几天里,全家都笼罩着悲伤。

舞架三郎记得自己克制不住的哭的泪流满面,在两个弟弟面前努力隐忍者,却怎么也忍不住的抽泣。

五郎彼时还是个爱哭鬼,还是个包子脸,哭的时候格外让人心疼。

他本来以外四郎也会哭的昏天黑地。

可是那个幼时明明最黏着母亲最爱撒娇的四郎却紧咬着下唇一声不吭站在他的身后。

然后舞架三郎的手被一双比他小上许多的汉堡肉般的手握住了,紧紧的,用力的,。

而那明明冰冰凉凉的一双手,却让他感觉分外的温暖有力,就好像只要牵着这双手他就

一定能找到回家的路一般。

然后他听见舞架四郎那句还没过变声期的稚嫩甜软却温柔无比的。

“八嘎,别哭了。”

明明想要成为二哥那样出色的人。

或许只是为了想要成为他的依靠。

然而不知不觉间。

他却努力成为了自己的依靠。

其实早就知道的。

我早就知道的。

我赢不过二哥的。

你并不是没有哭泣。

你是……

“四郎……”

“三哥”他突然抢先开了口,却是他从不肯叫的称呼。

而究其原因,舞架四郎是这么解释的“三郎反正也不差我们几岁,叫什么哥啦”让他又无奈却又有些莫名的开心。

然而如今,他明白这是划清界限的台词。

他苦笑了下。

看到对面的少年慢慢的站了起来,低垂着头,刘海挡住了眼睛。

“……八嘎”

“要是再早点的话……就好了……”

“真是八嘎啊”

轻的仿佛打在柔软棉花上的拳头一般,却在舞架三郎的心里激起了所有的波澜。

然而没待他反应过来,舞架四郎就再次开了口,这次的声音大了不少,有力了不少像是在宣读某种誓言一般。

“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就到此为止吧。

到此为止吧。

……

我早该明白的。

“三哥,晚安”

舞架四郎开口,声音是平静的,然而舞架三郎若是细看就会发现他嵌入掌心的指甲以及死死咬着的下唇。

只不过这一次不敢抬头的是舞架三郎。

那个时候其实我就应该知道的。

我以为你是不肯在哭泣,不愿意在选择悲伤的方式。

直到我看见你在二哥怀里,搂着他的脖颈抑制不住的抽噎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不是你不肯在我们面前哭泣,

而是我还不够成为你的依靠。

从一开始就输了呢,彻彻底底。

舞架四郎仓皇的跑回屋里的时候,他的内心只有一个想法。

赶紧离开,赶紧离开,

不能呆在那里。

不想被看出来。

真正的内心想法。

舞架四郎拿着镜子,脖颈处的红痕安静的躺在那处。

表明着刚才他受到了怎样的对待。他伸出手抚摸着估计要很久才会消下去的印记,却忍不住展现了一个复杂的表情。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至少不是厌恶反感。

因为那些年舞架四郎没说出口的秘密,

一直都是舞架四郎喜欢的人是舞架三郎。

一直都是。

但是只是曾经。

如果是两年前他都能毫不犹豫的说,

舞架四郎喜欢的,埋在心里的,

一直都是舞架三郎。

舞架四郎心底里也有段难以忘怀的事情,就是在母亲去世后,在全家笼罩着忧伤的那段难熬的日子里。

他其实是很想哭泣的。

母亲对他来说是无可代替的存在,所以他其实是崩溃着去接受这个事实的。

但是所有的哽咽所有的悲愁,很奇怪的,在看到舞架三郎哭泣的时候居然变成了一个想法。

那个八嘎,如果我哭的话,他会哭的更厉害的。

不知不觉间他想努力成为那个长的比他高大但是很天然温吞的哥哥的依靠。

努力抑制的眼泪,紧咬着的下唇。

不知不觉间放在心口的信念竟支撑着他在葬礼上显得最为坚强。

然而离开了葬礼离开了那个人,心头的委屈全部溢了出来,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不想让人知道,正在他一个人咬着袖子捂着嘴哽咽时,出现的人就是舞架二郎。

他将舞架四郎小小的身子抱在身前,手抚上少年柔软的发丝,他说,四郎没事了,有哥哥在。

舞架二郎身上传来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让人无比安心,舞架四郎终于忍不住抱着那人的脖颈,慢慢的放声哭泣起来。

但是舞架四郎自己可能忘记了,只有舞架二郎一个人听见少年哭累了躺在他背上的时候嘟囔的不自觉的真心话。

他说,不能……告诉三郎……我哭了。

为什么呢?

不行……

因为啊,我,我要成为……那个笨蛋……的依靠……

后来的发展对于舞架四郎来说也是没有疑惑的。

或者说他从很小的时候就有点明白的自己的感情。

对于那个笨蛋的。

然后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滋生。

他最开始是很苦恼的。

很头疼。

也很难过。

因为他无比清楚舞架四郎对于舞架三郎来说一直都是弟弟。

重要的在意的放在手心上的。

抑或再好听些。

是放在心口上的疼爱的弟弟。

从小到大,一直都是。

但也仅此而已。

所以那时候他甚至想到离家出走的办法。

他迷茫着选择逃避。

不过幸好,那天下午他冲动的收拾东西想要离开的时候,回到家发现的便是舞架二郎。

他忘了他们之间的其他或商量或争吵或拒绝的话语。

他唯一记得舞架二郎说过的恐怕就是那句,四郎你要是想走,我就陪你一起走。

随后落下的便是一个吻。

舞架四郎被压在沙发上的时候其实并没有想太多。他的目光并没有和身上人对上,他只是定定的看着包里掉出的舞架三郎送给他的作为生日礼物的掌机。

他也并没有一点挣扎和反抗的意思,仿佛理所当然顺水推舟。尽管位处上方的舞架二郎一直在他耳边说着关于喜欢的事情,亲吻渐渐转移到了脖颈,从没被人这么对待过的舞架四郎反射性想要退却,却在下一秒被抓住手腕,对上对方灼热的眼神。

“你要是不愿意,四郎,你就告诉哥哥”说着仿佛为了使他信服般,他稍稍退后了些,与舞架四郎拉开了些许距离。

四郎是我最在意的弟弟啊。

四郎我没受欺负,我还有你这个弟弟呢。

四郎是我最宠爱的弟弟。瞎说什么呢。

啊对了。

我对于舞架三郎那个笨蛋来说一直都是弟弟的角色呢。

他永远也不会明白的。

我要该知道的。

早该知道的。

“四郎?”

二郎看见对方忽然苦笑的低沉样子,接着他感觉对方的幼小的手抚上了他的手臂,他听见那句低低的仿佛幼兽哭泣一般的低语,带着说不清的哀伤。

他说。

“二哥,别走”

以从未有过的示弱的姿态。

瞬间心疼。

大概下一篇能完结吧大概吧哈哈哈哈哈

评论(8)
热度(32)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