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false(中)

♥你以为我会说这是因为下根本懒得写了才有的产物吗←住手(尔康手)

♥作者根本没有写h的能力啊(跪)

♥非要定义的话算R13行吗(doge脸)

♥翔哥哥仍旧没上线是我的错(土下座)

♥总之拔哥真的加油了

总之能看下去的gn真是十分感谢。

能忍受作者这么糟糕的脑洞和文笔。

慎入。

慎入。

慎入。

重要的话说三遍。

↓↓

↓↓

“唔,哈,等……住手”还来不及反应就被一向温吞的舞架三郎推到了墙边,背部毫无预警的撞上冰冷厚实的墙壁,舞架四郎忍不住叫出声来然而他一向被家人公认为有辩识性的尖细嗓音全被面前的人吞入口腹。

这是带有无比侵略性的吻。

和平常他和五郎打闹玩耍时的脸颊或是手背上的吻根本不一样,这个吻简直像要把他生吞活剥一样。

舞架四郎忍不住瑟缩的躲了躲,然而舞架三郎却完全没给他逃开的机会,他看着被他锁在墙壁与手臂之间的不停颤抖的少年却有着不能为人知的近似病态的满足感。

他将舌头探进对方的口腔深处,满意的看着对方倏然睁大的漂亮瞳孔,以及顿时反射性抵抗的双手,他轻松的将他细瘦的手腕压住,然后慢慢吸吮,挑逗,再将另一只闲暇的手臂向下,最后停在腰间敏感细嫩的皮肤处。

果然,还是不想放手啊。

“住手,住,手,不,不要了……”

舞架四郎仍旧微弱的抵抗着,这样的深吻显然让他连站直都成了困难,舞架三郎终于离开了他柔软的猫唇,然后慢慢向脖颈处探去。

对于舞架三郎来说,舞架四郎对他来说一直是最在意的弟弟。最开始的确是这样的,尽管他也会觉得自己在对舞架四郎的情感管理方面关注颇多,但他并没有多想,甚至说在脑海深处另一个他一直在强迫自己不要再往深处想。

直到有一天在好友处看完片子后回家做梦时发现,梦中他心心系系的人一直都是捧在心尖上的弟弟,他幻想着舞架四郎在他身下喘息,幻想着进入他。

那一瞬间,他终于明白原来一直他都喜欢他。

一直都是。

舞架三郎喜欢舞架四郎。

从小到大,一直都是。

“唔,哈”少年诱人的甜美的喘息声抑制不住的传来,舞架三郎埋头于舞架四郎的脖颈处,闻到了熟悉的沐浴露味道,那是只有他二哥才会买的沐浴露,瞬间一股怒火从心中涌起。

他张开口毫无犹豫咬住了那块柔软的肉,满意听见对方突然急促的声音,以及感受到那人顿时僵住的身体。

舞架三郎反复舔舐自家弟弟娇嫩的皮肤,像是野兽在领土上留下印记一般,他看见对方脖颈处的红色印痕,喜悦滋生。

你看锁骨下方的印记要消失了呢。而我留给你的记号却从现在才开始。

正得意着的人抬眼看了一眼对方的表情,然后他愣住了,手慢慢放开了对舞架四郎的钳制,失去所有力气的舞架四郎柔弱的身板随着三郎松开的手慢慢下滑,清秀好看的脸上全是泪痕。

只那么一眼,他顿时失却了所有的力气。

他哭了。

那就代表着,他不愿意。

啊,输了呢。

原来漫画是骗人的呢。

世上的事不是有毅力想要努力就能做成的呢。

很多事情从一开始就是定局。

再努力也没用。

比如感情。

你看,这件事我一开始就输了呢。

舞架三郎其实一直都有点羡慕舞架二郎。

他总觉得对方长的好看,学习优异,办事能力强,还深受身边人的喜欢和尊敬。

印象最深刻的大抵就是小时候跟妈妈出去的时候,被夸的总是二哥。

大抵就是二郎这次成绩又是第一之类的,但是尽管总是这些重复的话语,却很让妈妈受用。

他仍然记得妈妈当时欣慰的笑脸,那是父母离异后母亲难得的笑脸了。温润坚强带着无比的满足。

很羡慕能让妈妈露出那样表情的二哥,想成为那样能给家人带来喜悦和荣誉的二哥。

所以对于舞架二郎,舞架三郎总是带着憧憬的。

像是幼时男孩子都希望变成拯救世界的奥特曼一样。

虽然后来他又认为这是一件不太可能的事,但是他却并没有沮丧并没有失望。

反而更加鼓舞自己去前进,去努力去完善。

然而眼前,与其说失望,与其说难过。

舞架三郎第一次觉得,输给舞架二郎这件事不能忍受。

因为如果输的代价是失去舞架四郎的话,绝对不行。

“…………”难忍的沉默蔓延着。

舞架四郎缩在墙角,一味地把脸埋在膝盖间,他似乎拒绝面对眼前的情况。甚至可能天真的幻想过,躲过现在的情况,明天就会恢复正常。

“……四郎,我”

最后打破这份尴尬的还是舞架三郎,舞架四郎愣了愣,把头缓慢的抬起来朝向他,三郎看见他浅色的双瞳溢着水光,漂亮的像是儿童时代收集的玻璃珠一般。

舞架三郎用力用手蹭着鼻子仿佛想缓解自己紧张的情绪,在四郎的注视下,他忘记了控制力道,还用上了衣服上较为粗糙的一面使劲一蹭。其结果就是一阵疼痛感汹涌而上。

“疼”

他反射性捂住鼻子,听见对面噗嗤一笑,四郎的语气温柔无奈。完全不像是刚被他强迫吻过的样子。

接着他听见那句清晰的。

“八嘎”

大概也许还有后续(大叔抠鼻脸)

评论(14)
热度(33)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