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false (上)

♥ooc有谨慎食用

♥大概没有下了

♥翔哥哥没上线都是我的错

cp:舞架二四/三四

那天晚上只是偶然发现的而已。

舞架三郎看见自己最在意的弟弟站在他家二哥的房间门口,尽管看不清神情,但在能看到少年在深夜中依然散发着诱人气息的白皙颈项,以及比起正常同龄男性来讲,更加纤细而美好的裸露的足部。

然而还不容他做出任何思考,他便清楚的从狭小的门缝间看见那个身影被开门的二哥迅速拉入房内,他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能看见的只有禁闭的房门,然而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的猜测般的场景却令他近乎崩溃。他觉得他好像知道了什么,又刻意在逼迫自己不要去知道不要去猜想。

关于他最在意的弟弟和最敬佩的二哥之间的不能说的秘密。

“你还不走吗?”舞架四郎的声音在背后响起的时候,他反射性的想逃开然而现实是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定定的望着眼前的少年。

纤细的少年骨架,漂亮的浅色双瞳仿佛被太阳一照射就会流出精莹的泪水一般,汉堡般稚嫩幼小的手抬起来大概是要拍他的肩膀却没想到他会有这个表现一般,既没放下也没再向前像是拍摄什么定格画面一般留在了空中。

“哦哦,马,马上走”他慌乱的将书包全部收拾好,刻意避开对方探寻的视线,却忍不住在对方为等待他打游戏时将视线放在他优美的颈部线条。

果然还是在意的。

那天晚上的事,舞架四郎忍不住叹气,看着前边矮他半头的身影,他又忍不住想要开口问却最终问不出口。

“你今天没事吧”舞架四郎撇撇嘴,“班里有人欺负你了?”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

“没有”舞架三郎忙回答着,“你在想什么呢,以前都过去了”

“嘛,也是”舞架四郎猫嘴嘴角一挑,自信的笑道,“反正还有我们,谁要是欺负你那他就是不想活了”

舞架三郎傻乎乎的笑起来,看着走在前边的人跑过来然后慢慢凑近他直到舞架三郎甚至能看见少年脸上细小的绒毛,他听见少年调笑的话语,“谁让你是个八嘎嘛”

舞架四郎退后等着对方有些炸毛的声音,却发现自家三哥没有按照自己的剧本来,反而错愕的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就像是发现了惊人的秘密一般。

“三郎?舞架三郎?喂,三哥~”舞架四郎身上的小恶魔气息顿时无影无踪,他颇有些担心的叫起来,连平时不肯叫出的哥也脱口而出。

然而舞架三郎的脑子混乱一片。

要是平日能听见四郎叫他哥他早就开心的在床上滚来滚去,还要昭告全家。

然而那一瞬间他眼里全部都是舞架四郎贴近他的一瞬间,衣领口透出的锁骨下方清晰的还未消去的红色印记。

他想多亏了同学借给他的录像带,那个东西他还真是再清楚不过,所谓的吻痕。

那晚的舞架三郎格外沉默,舞架一郎担心的问他是不是生病了,舞架五郎还贴心的做了大部分家务说要让他好好休息,舞架二郎因为朋友的事情没有办法回来,所以尚不知情。

舞架三郎只是勉强笑着,大概是太累了,眼睛却直勾勾盯着对面的舞架四郎,舞架四郎虽不明所以却任他盯着,只是安静的埋头吃饭。

饭后他回了屋,脑海里却抹不去那一瞬间的景象。

他知道自己刚才怎么看都不对劲,他知道自己一定是魔怔了,可是他却控制不住自己的视线,他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的家,他只知道他那天晚上看到的以及之后没有看到的都已经浮出水面了。

而答案偏偏是他最不愿相信的那种。

他一直在意的人,果然和他的二哥在一起了。

对于舞架四郎,舞架三郎一直不知道对他是什么感情。

他是他的弟弟,但和五郎又不太一样。

舞架四郎小时候和他在一起,即使和五郎是双胞胎,但是小的时候五郎比较黏二哥,而四郎比较黏着他。

他记得他背过四郎的次数是最多的。

小时候全家一起出去玩的时候,他背着还小的孩童,一点一点从山上到山下,累了也不想松手。

那个时候的四郎说话声音软的不可思议,会乖巧的趴在他的背上,甜甜的叫哥哥。

然后他就能为此事乐上一天。

他们一起打过棒球,那个时候还不太熟练,四郎投的时候他还忍不住笑他的姿势,四郎则会吐槽他的坏球。

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小。

他还天真的以为只要他不放开四郎的手,他就会永远呆在他身边。

就会永远不分开。

就像父亲和母亲一样。

但是事实证明呢。

父亲和母亲分开了。而他和他也得分开。

难道就不能不分开吗。

第一次舞架三郎觉得哪怕有毅力也有不能办成的事情。

像是他们,像是感情。

可是我……

“三郎,你睡了吗?大哥说你晚上什么也没吃让我给你送上来点”舞架四郎听不见屋里的声音只能试探着敲敲门,想知道究竟屋里什么情况。

其实他更想问,你最近究竟怎么了。

你又为什么要注视着我呢。

但他最后还是没有问。

然而当他再次打算叩响房门的时候,却被猛然拽进了房间。

然后迎接他的是一个火热的吻。

tbc

评论(9)
热度(53)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