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只是作者的脑洞要什么题目

♥千万不要问作者背景时间,这里脑子不清醒

♥写出来只是想发泄要开学的苦闷

♥不想上课不想起床

♥大概是现实向

♥各种bug还请多多见谅

♥虽然是tbc但更新这种东西你懂的(doge脸)


一


二宫和也私自许了一个愿。

他说他想回到他们最开始恋爱的样子。

他们,他和樱井翔。

前些天又吵架了,与其说是吵架不如说是双方冷战罢了,彼此都是成熟的人了。早就学不会小孩子气的斗嘴了,所以在气氛僵持的时候,樱井翔主动退出了房间。

二宫和也没有阻拦,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人拿起自己的包,然后慢慢走出仅属于两人的地方。

头脑里闪过一段话,你再不追出去可就真的晚了。

有一种感觉这次不追什么东西就再也回不来了。

然而二宫和也任由指甲嵌入手心却最终什么也没做。


七年之痒真的实现了呢。

正正好好七年。

从你表白开始,从我接受开始,正正好好的七年。


他看着那人融入夜色中,然后笑得一派凄凉。

真好,这样我就可以保有最后的样子,在你面前,不用哭了。

他把头埋在双膝之间,慢慢溢出的是断断续续的抽泣声。


“我喜欢你”二宫和也想起最初樱井翔说这话时的神情,小心翼翼紧张兮兮却深情款款。让他瞬间忘记对方是个告白苦手,而自己才是玩遍galgame打通无数攻略线的恋爱圣手。

他只记得自己瞬间发烫的脸颊,平时伶俐的话语全变成了断断续续的词句,表达不了清晰的意义。

但他记得最后的最后,他看见对方圆溜溜的大眼睛里自己点头的样子,还有对方嘴角的笑容,比起当时拍的贫穷贵公子的剧集里御村的笑容还要宠溺而明媚。

那个时候,是从未有过的幸福。


后来再看那部剧时,他想他们两个看对方的神情都是根本掩饰不住的东西,那样明朗而自然,仿佛含苞待放的花朵,一旦绽放便难掩芳华。

他还曾经一边窝在樱井翔怀里,一边打游戏吐槽着他,“当时咱们没被发现真是奇迹呀哈哈”而那人只是温柔的在自己不太好的腰后多加了一个垫子,然后把下巴放在自己的肩上傻傻的笑着,丝毫没有主播精明能干的风范。


他曾经最讨厌樱井翔的温柔,对谁都是一样的好,但是在一起后,他才发现他最眷恋的也是他的温柔。

他安慰自己时偷偷蹭过来的手心,他趁众人不注意时投来的关切笑容,他不自觉的撒娇时埋在自己颈边的脸颊,突然都变成了美好的回忆。

二宫和也走进洗漱间,打开水龙头将水拍打在自己脸上,一遍又一遍。


别再想了。

“nino中午我想吃你做的饭”

别再想了。

“nino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别再想了。

“nino我想你了”

别再想了。够了。

“nino”

“nino”

……

“カズ”

够了。


“况”

狠狠砸在镜子上的手,虽然没有出血,但是一片红肿,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格格不入,尽管疼痛沿着神经一路蔓延,但是二宫却愣住了。


镜子清楚的反射出和几秒前不一样的房间布置,让他一时愣在了那里。

然后更令他惊讶的事情出现了,突然响起的不适宜的短信铃声,却让他在熟悉不过,那是最开始的时候,恋人幼稚的恳求,专属于那个人的message铃声。

也是七年前开始的但是数天前吵架后一气之下换了的按理说不可能再响起的铃声。

是那个笨蛋呼唤他的声音。

“nino”

“nino”

他有些颤抖的向摆在桌上的手机走去,而越深入越发现这个地方的熟悉,他有些莫名恐惧但更多的却是说不清楚的感情,他深吸了一口气,目光慢慢对上屏幕。


“嘭”

手机掉在椅子上的声音格外清晰,平常早就“啊”的心疼得赶紧捡起来查看屏幕损伤的人今日却像失了魂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手机屏幕上清楚显示的日期不管对于member,家人,朋友抑或饭来说,都是很平常的一天,但是实际上那个日子在他心里是绝对不会忘记的,因为那是只有他和那个人知道的对彼此而言都无比重要的日子。


那是樱井翔第一次向二宫和也告白日子的前一天晚上。


虽然脑子很混乱,心情无法平复。

但是二宫却惊奇的发现觉得他其实已经完全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回到了七年前,而且是七年前一切刚开始的时候。

还没有发生任何改变的七年前。

因为只要不接受告白,他们两个人最多只能算是双向暗恋。

那么一切都是可以挽救的,是可以改变的。

无论是不知如何拯救的初心,还是无意义的争吵,抑或是根本阻止不了的伤害。

只要在明天了结的话。

只要明了的拒绝的话。

那么我们就可以回到原来的样子。

离明天告白的时间还有12个小时。

如果明天拒绝的话。

就什么都不会发生。

他和樱井翔。

还是团员关系。

所以只要拒绝就好了。

拒绝就好了。

拒绝……


信息的内容根本不用看,他早已熟记于心,因为信息上的时间地点根本就不曾变过,七年间最常去的地方,有些最多美好回忆的地方。

他颤抖的拿起手机,如过去一般发了条同意的回复,然后舒了口气。

尽管他表面不再有着过度激动的表情,然而二宫此时的心情却无比的压抑。

虽然是自己决定的结束一切的方法,但是他却感到无法抑制的痛苦。

无力的倒在床铺上,他抬起手臂遮挡灯光,至少现在。让他一个人静静的等待明天到来吧。



二宫和也做了一个梦。

与其说梦,不如说只不过是一周前发生的事而已。

他在自家门口送樱井翔离开时看到了熟悉的人影,那是再熟悉不过的人,他上个月还特地为了那人抛开樱井翔结果得到自家恋人怨念的眼神。

他的母亲站在他家的楼道口静静的看着樱井翔低下头俯下身温柔的吻上他的侧脸颊,二宫和也的心也一下子低落到了谷底。

但他还是抑制住自己有些颤抖的手,温柔的替那个嘟起嘴的男子紧了紧领带,安静的送他离去然后待他走远,他转身迎向了自己在世界上最在意的另一个人。


二宫和也很在意母亲的想法。

而这件事樱井翔也在清楚不过。

所以两人一直维持着彼此的谎言。


然而有一次二宫和也说再过几年翔ちゃん你就陪我一起回家吧,我想让我家人见见你。

不是见过的吗。主播笑着打哈哈。

你知道的吧。二宫看见樱井翔愣了一下,嘴唇抿的紧紧的,像是第一次录制news zero 前的样子,紧张却又期待。

真正的好好的将你介绍给他们。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都会聪明的不谈这件事,就好像是con上胡闹的默契一样。

将这件事锁在潘多拉的磨合里,仿佛只要不打开,就不会有任何危险一样。

但其实两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所以那次之后谁也没在提起过,二宫和也想过无数次被揭发时候的场景,想着会是哪方的家长第一个知道这件事,想着是哪边先被叫回家做思想教育,想着会是哪方先被逼着相亲,然后又会是怎样的对策,他甚至都有想过。

但是想过的和实际的终归有差别。

就像二次元的妹子和三次元的妹子还是不一样的。

他要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就是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而已。


二宫家的女主人并没有说话,她只是静静的坐着,却让二宫和也如坐针毡,从来没有过的氛围。

二宫母亲在二宫和也自己看来并不是个多严厉的女子,她会和儿子一起胡闹,会做一些被儿子吐槽傻的事,会被儿子说傻而天真,而她此刻的眼神仿佛和当年去看演唱会被发现吃仙贝时的感觉是一样的。


“カズ”她开口,并非生气的样子,“前几天你打电话回来的时候说你最近很好是吗”

“嗯”二宫不知道她想说什么只是乖乖的应着。

“看起来的确气色很好,好像都有些胖了呢”

“恩”

“不太用人操心了呢,你开始进演艺圈的时候我常在担心你会受人欺负,每天都害怕会收到你受伤的电话,好在你很聪明,所以一直都不用我担心,但我想这其中也多亏了那几个孩子呢”

“像是一直对你很包容的利达,你说很可爱的润君,一直跟你在一起的雅纪,还有你说很对你真的很温柔的翔ちゃん”

他不自觉握紧了手心。

“其实我是有些感觉的,你是我带大的,你有什么变化我也是会感觉的”

“你提到那孩子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放慢语速呢”

“其实,妈妈并不在意你喜欢的人是男是女,只是,カズ,妈妈在意得是,你知道你们要去走的道路很有可能是一条不归路吗”

“你们都不容易,都是我看着走下来的”她伸出手将仿佛少年的自家儿子搂在怀里,声音带着心疼和无奈,二宫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复的,他只知道耳边反复回荡着的只有一句话“カズ,你忍心让这么多年的努力都白费吗,你忍心让那个孩子的努力也白费吗”

你忍心让这么多年的努力都白费吗。

你忍心让那个孩子的努力也白费吗。

你忍心让那人白费心血吗。

你忍心吗。

忍心吗。

……

怎么可能忍心。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但他知道他的大脑没有反应,只是凭着本能回应的一句,他听到自己干巴巴的声音,像是被人掐住了喉咙,他说,让我想想。


然后他坐在沙发上想了一晚上。

一夜无眠。

烟蒂扔的到处都是。他只是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关上了手机,只有这样才可以忽略显眼的未接来电和不知多少条的未读短信。

他想了好久终于明白原来不是天黑后就一定会天亮。

人太聪明就学不会任性。

然后他静静盍上了双眼。


之后他们开始频繁的吵架,甚至可以说是二宫单方面的挑起的战争。

于是终究爆发了无法挽回的一幕。


二宫和也醒来的时候还有些回不过神。他看着头顶上亮着的灯,反射性的想,啊遭了又要交电费了。

钟表清晰的提示着他距离那个命定的时间还有多长。过去那日里紧张激动的心情被沉重所覆盖,二宫和也努力想要忽略心里的情绪,却发现自己只能任由记忆一点点复苏然后慢慢的浮现悲伤的情绪。


拒绝的时候就要到了。

二宫和也现在熟悉的地点看着对面带着口罩穿着黑色大衣带着墨镜的熟悉身影,不知为什么忽然鼻子一酸,他想或许这个身体尚还年轻,经受不住频繁的情绪波动。

他呼了口气慢慢向那人走去。


樱井翔从没意识到自己是这么纤细敏感的人,尽管二宫和也昨晚的短信回复的和平常一样,他的神色也和平常没什么区别,但樱井翔就是敏锐的觉察到那个人和平日不同,眼里的深邃忘不见底。

带着莫名的悲伤。

仿佛要完成一件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

他忽然就察觉到他的这次表白可能,会失败。

于是他抢先说,他说,nino我有话对你说。

他清楚的看见对面人暗暗捏紧的手心。

樱井听见对方淡淡的开口,他说,你说吧,我听着呢。


二宫和也低着头,看见那双他给他挑的旅游鞋上浅浅的污痕,想着不管能不能擦掉回去都要试一试。

过程可能有点累,但至少结局是好的。

就像这场错误的恋情。

已经错误的产生了,那至少让最后的结局好起来。


他等着当年樱井翔竭尽全力憋出的那句我喜欢你。

然后他会说。

翔ちゃん,谢谢你喜欢过我。

真的很谢谢你。

让我在最美好的时间喜欢过最美好的人。


然后就这样别过。

从此再见就是同事,是亲人,再无其他。

然而他等来的却不是我喜欢你。

而是一个拥抱,还有一句,明显不知所措的,稚嫩却真心的,你别急着拒绝我好吗。


一瞬间,他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又好像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只知道一句话。

犯规,太犯规了。

不按排里出牌的人最麻烦了。

二宫和也这样想着,手却不自觉的伸了出去回抱住了对方。


tbc


评论(6)
热度(21)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