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帕卡】和平相处

+帕卡
+末尾雷安(?)注意
+针锋相对的骗徒和军师还挺萌的(?)
+邪教慎入





帕洛斯回到临时驻扎地的时候正好看到卡米尔在吃蛋糕。
小小的少年像是终于褪去了所有不符合自己年龄的过度成熟睿智的伪装,露出了单纯的一面。
帽子摘下来露出了柔软的黑色发丝眼睛里是孩童看到喜爱事物时散发出的星星点点的光。
这个样子比平时可爱多了。帕洛斯想起平日里小军师一板一眼地告诫着佩利的样子,冷静地分析着局势的样子,莫名好笑。
他就真的笑出了声。
果不其然,房中的少年立刻站起身来,语气冰冷,“你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回来?”
帕洛斯看见对方蓝色的眼瞳里满是戒备和怀疑。他甩甩手一脸无辜的样子,“那只蠢狗太心急了,肆无忌惮地破坏了一切,所以任务就提前收工了~”
他耸耸肩眼睛半睁半闭,嘴角带笑。玩味地看着对面小军师冷静思考的样子。
“是吗?那你等大哥回来向他汇报吧。”
说罢卡米尔起身拿起手中的食物就要走。似乎一秒都不想和眼前这个人待在一起。
“不吃了吗?”帕洛斯笑。
“不在这吃。”卡米尔头也没回地离开了。
这句话翻译过来,应该就是不想在有你的地方吃。帕洛斯眯着眼想。
我有这么可怕吗?骗徒看着小军师走远的身影笑容加深。

“卡米尔,你和帕洛斯留在原地。让我和佩利去会会那帮家伙。”
“是大哥。”
帕洛斯看见卡米尔望了自己一眼,却没说什么只是顺从地接下了这个命令。
“帕洛斯?”
“没问题,老大。”
他盯着小军师挑了挑眉,不意外地被对方闪避开了目光。
那两人大概不会这么快回来。帕洛斯想,余光瞥到距离自己安全范围的小军师。
那人总是习惯性地压低帽子,好像这样就能挡住时间一切对他的或善意或恶意的目光。
实际上呢,挡不住的。
帕洛斯嘲讽地吹了个口哨。
人心难测,从来不是笑话。
若只是一个帽子就能挡住的未免太过可笑。

“帕洛斯?”
靠在树下的卡米尔皱着眉看对方走过来的身影,超过安全范围让他的心思和语气中都带了充分的戒备。
“我说,卡米尔,”他舔了舔唇,无自觉眯起的眼睛带了说不清的压迫。“你这样好像我才是敌人一样?”
难道不是吗?
卡米尔在心里反问,表面却不说一个字。只是更加防备起来,从雷狮把帕洛斯收进海盗团的那天他就觉察到洛斯的危险程度和那暗中埋藏如不定时炸弹一般不知何时会爆发的反水时刻。
只不过雷狮认为他有足够的能力压制住帕洛斯,不会给他做叛徒的机会。
他一向是听大哥的,虽然他仍觉应该小心,但也同意了大哥收帕洛斯的想法。
而现在,卡米尔望着帕洛斯,他不认为现在这处于海盗团上升时期的时间会是个反水好时机,他想帕洛斯也不会傻到选择这个时机。
“你想说什么?”卡米尔抬头,蓝色的瞳孔干净凛冽。
“别这么戒备嘛,小军师。”帕洛斯又拉进了两人的距离,直到把卡米尔禁锢在树和人之间,“我是想和你和平相处的。”
直到死亡之前。他在心里又加了一句,当然是你死亡之前。
他看到对面的人不为所动。
“况且,虽然看不出来,但我这个人,还蛮喜欢甜味的。”
毕竟那是虚假的幸福的代名词。
“所以呢……”
他低下头在卡米尔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舔过对方的唇瓣,并在对方一向运转飞快大脑难得当机的情况下又不知餍足地轻咬了一下。
“我还挺喜欢身上总是充斥糖果甜味的你的哦,卡米尔”
如果你不妨碍我的话。
“!!!”
下一秒如同预想般被狠狠推开,蓝色的瞳孔里满是他的影子,一向波澜不惊的眼底带着些许的不敢置信和一丝清晰可见的恼怒。
嗯嗯真不错的风景。帕洛斯满意地看着对方的表情。
“所以和平相处吧,小军师。”
到我成为叛徒亲手杀了你那天。

×fin×

谜一般的雷安小剧场
酒吧里面。
雷狮:安迷修,你能相信吗?老子乖巧的弟弟被那个死白毛拐走了?卡米尔究竟看上那个骗子哪了?
安迷修:恶党。虽然平时看不惯你,但我此刻懂你,艾比小姐今天又追着格瑞的发小走了,我也真的想知道她喜欢他哪里?
雷狮:这大概是我看你最顺眼的一天,安迷修。
安迷修:这大概也是我看你最顺眼的一天,雷狮。
雷狮:来,干。
安迷修:来。

我说你们谁来把这两个好像女儿出嫁一般想不开的傻爸爸抬走【不是

+真fin+

评论(6)
热度(78)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