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雷安】怎么才能谈一场正常的恋爱

+安哥单性转
+飞出天际的ooc
+美特斯邦威偶像剧画风(是我石乐志











雷狮最开始注意到安迷修是因为她那两把剑。
这年头大赛里用双剑的不多见,而拿两把明显优秀的原力武器就更引人注目了。
看来会是个对手。
然后他的目光才从武器移到人身上。
哟,还是个女的。
只不过。
穿着系到第一个衬衫扣子的白衬衫,黑色领结打的板整,黑色的过膝裙,呆毛乱飘,只绑了一个简单的马尾。
他的目光来回扫视了一眼。
土。真是太土了。
原始未开化的土著居民都比她穿的开放好看。
再意识到对方是在耐心的给一个求助于她的新手讲解那些所谓的常识的时候他简直要笑吐了。
这是过家家吗?
真是有趣。
他转过头的那一刻忍不住笑。

他们的第二次见面实在不算愉快。
那大概是雷狮第一次和女人打成平手。
两边都没有心思再去注意倒下的兽类,雷狮只是死死盯着对方绿色的瞳孔。
他紫色的眸中波涛汹涌。
脸上还带着血迹––那是那女人的剑造成的。那边也没有多好,应该说不能更糟了。即使勉强挡了下来,也不敌他身边还有海盗团。
手臂的伤口愈发加深,眼里确是不曾示弱的光。
正如对方毫不留情的犀利攻击的样子。
他狠狠向地上吐了口血。
心里并没有大赛第一面对大赛第二时的终于有旗鼓相当的对手的喜悦,开口只有你等着吧,这笔账早晚都会还给你的。



安迷修。
不光行为不像个女生连名字都这么难听。
这还嫁得出去吗。谁娶谁傻逼。
雷狮坐在酒馆里一边饮酒一边查看着卡米尔收集的情报,一边想着。
脸颊上的伤口还在隐隐泛痛。
他想起对方硬接下雷神之锤时皱起的眉头。
雷狮呡了一口酒,酒的味道和气味让他想起那天近距离时对方的脸上不服输的表情。
身边有喝醉了的女人兴奋的声音和仿佛浸泡在香水瓶中的腻人香气,他晃晃酒杯,杯中的酒在灯光下闪着绿色的光。
啊,那家伙身上好像有花香。
雷狮突然想到。


老大喜欢什么样的女人?
到底是怎么聊到这个话题的呢。
雷狮靠在树旁,看着佩利一脸好奇的小狗眼神和旁边帕洛斯丝毫不加掩饰的探究笑容。想着明天一定要把他俩踢出海盗团。
不过算了。
他自己其实都不知道问题的答案。
这种感情有什么用呢。
哦大概是弱者报团的作用。
雷狮露出讥讽的笑,晃了晃手中的易拉罐,果然野外的晚上不比船上的夜晚好,连喝酒都不能随心所欲。
不过非要说的话,雷狮想了想,当然是温顺的听话的……
下一秒却噤了声。
他想起一个人。
那人左臂染血,伤痕累累,却不退后一步,剑尖所指的方向不曾改变。
她说,放马过来吧,恶党。
声音清脆坚定。
老大?
大概是他停顿的时间太长了。连卡米尔看他的眼神都带上了担忧探究。
雷狮又喝了一口酒,然后他说,总之不会是,和我雷狮做对的人。



哎哎,你看见了吗?
看见了,真漂亮,以前真没觉得。
对,真就是突然发现宝藏的感觉。
是啊,就是发现女神的感觉。
妈的,想追。
哈哈你别逗了,人家是大赛第五怎么也轮不到你啊。
可是她看上去比别的女生好说话,就是感觉很好追的样子。
我懂我懂,就是人很单纯好骗的样子。
哈哈哈。

哐。桌子被狠狠踢倒在地的声音。
参赛者们陡然一惊,都有些心惊胆战的追寻声音来源。
餐厅另一边,大赛第四还保持着腿伸出未收回的嚣张状态。
他在摆明告诉全世界桌子是他踢得,谁要是有半点想法就赶紧说出来好让他雷大爷能有个发泄的地方。
参赛者们又齐齐坐了回去。
离他们最近的那伙人甚至恨不得趴进桌子底下生怕这喜怒无常的大赛第四一个不高兴一道雷劈来。
雷狮扫视了一圈,目光落在刚才说话最大声的两个人身上,目光是野兽撕裂弱小者的残酷,令人胆颤,两个人抖成了筛子。
雷狮收回目光什么也没说,他结了账招呼成员离开。

我说,咱们得罪过第四吗?
应该没有吧,我听到他们在附近都赶紧绕开的,大赛前五我也就敢跟第五说话啊。哪敢招惹这些佛啊。
那他这是随便迁怒?我感觉他刚才是动了杀意的。
我靠,咱们还是赶紧收拾收拾回去吧,太可怕了。



雷狮终于明白那两个人在说什么了。

他看见那守着令人啼笑皆非的所谓骑士道的女生,站在河边望着河水似乎很苦恼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呵。他嘲讽的笑顿时惊醒了那个人。
对方转过头来。
他愣了一会儿。
她打扮了自己。
哦,看起来是比土了吧唧的曾经好了一点。
嗯,是好了一点。
但开口确是毫不留情的取笑。
我还以为你是怕打不过我躲起来了,原来是去把自己搞成更丑的模样去了。这是哪个傻逼给你弄得?
恶党,你骂我可以但是你不能骂给我打扮的小姐们。我不能原谅她们受到这样的侮辱。
哦。他刻意拉长了音调,所以呢,安迷修?你还要为多少人出头呢?
什……?安迷修还在揣摩对方的意图和来意,却被猛然发起的进攻逼得步履维艰。
呜。她感受着对方过于强烈的猛攻,感觉着明显快要支撑不住的手腕,只好进行防守。恶党,你发什么疯?
她开口语气是不满和疑惑。

激战过后,安迷修仰躺在地方喘着粗气,这一场莫名其妙却又肆无忌惮的打斗耗费了她几乎所有的力气。虽然她已经如此狼狈,但她的对手也并未占据优势。雷狮的脸上又新添了一道伤口正好和初见时刚好的那道伤口镜面对称。他也是筋疲力尽,只不过男女双方天生的优势此时突现出来。
他还有多余的力气向对方走去。安迷修刚想挣扎着起身,左右手还紧紧握着她的两把剑。
雷狮嗤笑一声,然后丝毫不顾及双方性别问题,跨在对方身体两侧以一个羞辱对方的姿态。
海盗团团长丝毫没有顾及这种姿势的不妥,偏偏他身下的女孩子也是,女骑士的一根筋让她只是不服气输给了邪恶输给了恶党,平日里帮助别的女孩子的时候危险意识说的头头是道,如今却仿佛都还给了书本一样。
雷狮盯着对方本来打扮的漂亮如今却带着擦伤斑驳血迹的脸,他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浮现的确是雷王星的皇室贵族盛大宴会。
宴会中形形色色的人。
却有着相同的特色。
衣着华贵,打扮得体。
雷狮又重新望向身下的人。

果然还是不同的。

他伸出手,丝毫没有听对方那句你呆够了么快从我身上起来恶党。
他捏住对方的脸。
他讨厌盛大的宴会。
他讨厌靠近那些贵族小姐们的世界。
他讨厌看她们矫揉造作的扭曲身姿。
他甚至有一段时间觉得自己讨厌女人。

但是。
紫色对上绿色。
他伏下了身子。
是花香。
很普通却很好闻的花香。
雷狮笑了。
他狠狠地用另一只手的拇指擦过对方的脸颊,将那些粉饰的很好的妆容涂开,在受到对方的反抗之时也丝毫不在意地压制了对方所有的反抗。
然后他将自己脸上还没干的血迹涂抹在对方脸上相同的位置。
安迷修,我说过早晚都要还给你的。

你还是这样好看一点,骑士。
雷狮开口,笑容放肆张扬。













距离嚣张跋扈的雷王星三皇子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喜欢上这个又土又不可爱的女骑士还有30天。
距离骄傲肆意的雷王星三皇子啪啪打脸并被卡米尔重复自己曾立下所有福莱格的日子还有31天。

距离他们肆无忌惮的谈一场恋爱的日子还有35天。

+fin+

评论(10)
热度(111)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