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搞我没结果的

沉迷年下无法自拔

【凯瑞】 各取所需

☞GB
☞ABO
☞凯a瑞o
☞吃我一发邪教






⇔⇔⇔⇔⇔⇔⇔
最初只是偶然的兴趣。
凯莉正在观察有趣的后位者和研究积分的时候,有几头相当没有眼色的高等妖兽盯上了这个瘦弱娇小身边又空无一人的女孩子。
在那帮野兽看来这个咬着棒棒糖连头都没有回的女孩子不过是个弱者,是可以让它们为所欲为的弱者。
野兽的脚印愈加接近,凯莉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事情中,只不过她的棒棒糖被咬碎了一块。
阴影覆盖了这个女孩子,凯莉微微一笑,收起面板佩戴好老骨头,看起来仍旧不慌不忙。正在她思考料理这些积分会不会暴露实力太过靠前的时候,她敏锐地感应到不远处有强者的气息愈来愈靠近。
野兽们也感觉到了。它们慌张的聚集起来正要防范,一把长刀从它们身后狠狠划过,一瞬毙命。
凯莉抬眼正对上站在野兽头顶,抗着比其身体都厚重大刀的淡漠清冷的少年,嗯,凹凸大赛第二名,格瑞。
那人不看她,似乎并不想知道刚才的举动是否误伤又或者他是否在无意中帮助了眼前的选手,直到裁判球通报积分的声音传来那人早已转身离去。
如传言中一样,强者的傲慢自大。

凯莉小姐想,好久没被人无视过了,还真是不爽呢。


⇔⇔⇔⇔⇔⇔⇔
再遇见对方的时候是她正实施游戏的时候,弱小的群体抱成一团,几个身强力壮的alpha跪在她身边痛哭的样子实在太有趣了,所以她忍不住把时间延长了一些。
然后一点一点吞噬殆尽。
凯莉坐在星月刃上追击逃走的beta女孩子的时候想,果然这样的游戏只有看他们相互厮杀的时候比较有趣。
追逐的话就不适合可爱的本小姐了。

该说是命运还是巧合呢。
她又遇见他了。
而对方身边正好是逃走的那个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大概是病急乱投医,她死死抓着第二名的衣角,痛哭流涕喊着救救我之类的。
凯莉坐在星月刃上,笑容加深,不枉费本小姐追了你这么久,你带来的余兴还算不错。
即使是凯莉小姐我,也想看看我们的第二名的表现呢。
格瑞只是看了看身边的人又看了看星月刃上玩味地笑着的凯莉,他慢慢站起身来拿起手边的烈斩推开了女孩子,一言不发的走了。
从始至终,眼里都是冷漠疏离的,面上显而易见四个大字,与我无关。

凯莉笑得更加愉快了。

⇔⇔⇔⇔⇔⇔⇔
第三次见面他们处在同样的利益中心。
这边,凯莉一边躲避着鬼狐天冲手下的围剿,那边,鬼狐天冲正以包围方式试图说服格瑞。
凯莉咬着棒棒糖望着那边格瑞不耐烦的举起烈斩,又看向身后追逐着自己的人,笑容明媚。
老骨头,她轻声说,交给你了。
然后使出擅长的攻击,从包围圈中开辟了一条道路,加速的星月刃不偏不倚落在格瑞面前,然后她站起身来,笑容艳丽高傲,俯视着冷漠的格瑞,根本不给格瑞反抗的时间机会,拉过对方的手跳入老骨头为他们准备好的通道。
他们第一次离得这么近,近到凯莉有些分不清,青柠般的淡淡香味究竟是嘴里的棒棒糖,还是她紧紧握着的这个人的气味呢。

不过都不坏就是了。

⇔⇔⇔⇔⇔⇔⇔
啪。毫不留情被甩开的手。
你这家伙居然对凯莉小姐动手。老骨头在一边愤愤不平。
凯莉舔了舔唇,棒棒糖早化了,类似青柠又仿佛青苹果般青涩的甘甜气息却似乎重了些许。
看来,是本小姐捡到宝了。
格瑞。
她唤住要走的那个人。
你真的没有感觉到吗?味道越来越重了。
紫色的瞳孔瞬间瞪大。
与此同时烈斩刀尖不由分说指向少女白皙纤细的脖颈。
你这小子,竟敢对凯莉小姐……呜咕。
凯莉难得的没有生气,她反而制止住老骨头的话语,轻身一躲。
抑制剂不可能送到这边的,你现在离开的话可就真的成了一个巨大的美味的蛋糕了。格瑞。
呵。我留在这里就不是了么。对方明显不信任她,刀尖仍旧笔直地指着她。
当然啊,格瑞,你听说过临时标记吗。

魔女的契约,就此签订。

⇔⇔⇔⇔⇔⇔⇔
好瘦啊。凯莉的手穿过格瑞身体两侧的时候不由想着。他是怎么扛起那把武器的。

打开一半的衣衫下掩映着白皙的近似透明的肤色吸引着人想去破坏。
这家伙比女生还白啊。

格瑞咬着牙尽力调整呼吸,女孩子精致的锁骨就在眼前,身上若有若无的好闻气味和他自身的果味的香气融合在了一起。空气中莫名的燥热烧的他睁不开眼。

真敏感。
凯莉的唇印上对方后颈处的时候对方明显的反应变大了,但还是克制着。只不过明显的,蝴蝶骨的颤动反应出卖了他。
她坏心眼得加大力度,想着,那这样他又会如何呢。

格瑞能感觉到女孩子柔软的唇瓣附在身后腺体敏感之处,而且对方明显不想给他痛快,只是很愉悦地在观察自己的反应而已。
他们的身体挨得太过近了,他的手臂碰着对方柔软的胸部,想推开又无法。
只能放任自己与对方一同。

咬下去的一瞬间凯莉分明听到那人的闷哼。
她突然有些后悔这样岂不是不能看到对方有趣的表情了,早知道叫老骨头进来好了。
不过算了。她看着对方红透的耳尖想。反正想看的也看了不少了。

老骨头进来的时候他们刚标记完。
他的主人明显心情很好,一边咬着棒棒糖,一边把玩着枕在她腿上的已经睡过去的大赛第二名的头发。

⇔⇔⇔⇔⇔⇔⇔

他们的关系并没有变化。
他偶尔帮她解决鬼天盟围剿。
而她不时为他提供临时标记。

他依旧是榜上赫赫有名的所见皆可斩的第二名
她也依旧是那个狩猎弱小身份成谜的星月魔女

仿若没有交集。
但大概只是,各取所需。

fin.

评论(25)
热度(204)

© 别搞我没结果的 | Powered by LOFTER